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一三四章 騎獸天蠶雷虎(上)求月票!

第一三四章 騎獸天蠶雷虎(上)求月票!

        到了宋征的書房中,烈北濤說道:“實不相瞞,屬下家中有些產業,其中之一和茅正道老弟有關。”

        “屬下聽茅老弟提起,大人對斗獸修騎有些想法?”

        宋征暗罵一聲茅正道大嘴巴,這種事情怎么能隨便跟別人說?烈北濤看出他的顧慮,笑著道:“大人不必擔心,我烈家在京師做的就是獸騎的生意。

        冥虎蟲獸和披甲龍犀都是我們烈家為朝廷飼養的。”

        宋征意外:“可馴化和繁育獸騎的機密一直掌握在朝廷手中啊。”

        “名義上還是這樣。”烈北濤道:“但朝廷……大人也知道是什么狀況。任用奸臣,排擠賢能。一百多年前,朝廷的御獸監就已經沒有修士能夠飼養和繁殖獸騎了。

        自那以后,幾乎所有的獸騎都是由京師幾個世家包辦的,朝廷給錢,我們負責繁殖和飼養。”

        宋征點了點頭,這些事情不在京師還真未必知道。

        “你們的獸騎多少元玉一頭?”

        烈北濤聽他有意,立刻來了興致:“冥虎蟲獸一頭三百萬元玉,大人若要配齊了鎧甲和裝備,再加一百萬。”

        宋征問道:“這鎧甲只是獸甲,還是包括了人甲?”

        “都包括了。”烈北濤說道:“這可是很優惠的價格了。”

        宋征點點頭:“披甲龍犀呢?”

        “披甲龍犀一頭四百五十萬,全部配齊要六百萬。”

        好貴!這是宋征的第一個念頭,他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就算是冥虎蟲獸,一名騎士四百萬,一千人就是四十億!他打算將人間妖族的一千五百之數全部裝備為斗獸修騎,那就是六十億。

        如果想要威力更大的披甲龍犀,還要再增加三十億。

        烈北濤察言觀色問道:“大人是想組建一支斗獸修騎親兵隊?”

        在京師這么做的達官貴人不少,雖然不合禮數,但朝廷的規矩早已經敗壞了,無人去管他們。

        進出有斗獸修騎的親兵隊開路十分威風。他聽說宋征在江南奢遮霸道,想來也是這個打算。

        宋征猶豫著:“價格太高……”

        難怪皇帝不修武備,的確花費巨大。這些錢在皇帝眼中看來,不如留下來自己玩樂。

        烈北濤道:“可否讓屬下看一下大人準備裝備的隊伍,屬下因為家里的關系,對斗獸修騎十分了解,可以根據大人的兵員給出建議,適合那一種騎獸。”

        宋征點頭:“也好,請隨本官來。”

        他正有些吃不準,現在有專業的意見當然最好。宋征出門的時候吩咐一聲:“讓石中荷他們準備好。”

        等他們再次回到校場,石中荷已經帶著桃源秘境的五百人間妖族列隊而立。

        烈北濤吃了一驚:“五百人?大人要全部裝備?”

        宋征還沒有回答,又有一只隊伍開過來,緊接著是第三只、第四只、第五只。每一只五百人,共計一千五百之數。

        這幾天五大秘境的妖族都先后趕到了,宋征想要北上心急如焚,但有些事情還沒有準備好,也只能暫時按捺內心的焦躁。

        宋征點頭回答:“對啊。”

        烈北濤啞口無言好一會兒,終于艱難的咽了一口吐沫,躬身致歉道:“屬下失態了,大人莫怪。”

        他的小心臟還在撲通撲通的亂跳著,一千五百斗獸修騎!這可是天大的生意,這些年朝廷不擴軍備,他若是做成了,乃是烈家最近百年來最大的一單!

        他跟茅正道都是京師的世家二世祖,只是他烈家不如茅家,茅正道那性子一向有些看不起他。而他又覺得茅正道是個敗家貨,不像自己勤奮上進。

        這一次肖震給了他這個差事,他之前又從茅正道那里聽說了宋征有意于組建斗獸修騎。只是兩人不太對付,茅正道也只是和他提了一嘴沒有細說。

        他趁著差事的機會來看看,本想著能賣出去一二十頭就不錯了,畢竟一個親兵隊也沒多少人。

        沒想到宋征的胃口這么大……

        他暗中看了宋大人一樣,心中說:京師傳言,江南多土豪,不虛也。

        他卻不知道,宋征正在犯愁從哪里去弄這幾十億元玉。他之前多次辦案的收獲,加上這幾個月來各種隱秘的“孝敬”,身家的確有了幾十億。

        但這些主要是他一身高階靈寶。

        扣除這些靈寶,真正能夠動用的,大約也就是三個億上下。讓他用靈寶去跟烈家交換,他當然舍不得。

        朝廷從江南、嶺南十州一共才征收到了二十億元玉的“臨戰賦”,但這些都是從普通百姓身上征收的,世家宗門也只是象征性的掏了一些。

        而今的洪武天朝,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中。任何一個中古世家的家底都不止三十億。

        一千五百人間妖族到齊了,宋征對烈北濤一抬手:“請。”

        烈北濤走下去,靠近了觀察,更是吃了一驚。和剛才被江南的財力震驚不同,這一次他看到的是一只天賦和實力都格外驚人的隊伍。

        整整一千五百人,平均境界脈河十道!這個水準已經超過了洪武天朝最精銳的斗獸修騎部隊。

        但真正驚人的是,這些人幾乎每一個的資質都堪稱小天才,沒有例外。

        在一些小世家當中,他們任何一人,都會被當成下一代的扛鼎人物悉心培養——而在宋大人這里,他們只是一個修兵,未來可能成為獸騎罷了。

        他忍不住回頭看了宋征一眼:到底從哪里找來這么多精銳?

        至于宋征弄出來這么一支強大的斗獸修騎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有不臣之心,烈北濤才不會去操心。

        靈河東岸的大環境下,修士們對于家族和宗門的忠誠度,遠大于國家。

        這一筆大生意他若是做成了,在家族中地位必定穩固無比,板上釘釘的下一代家主。

        他認認真真的看了之后,贊嘆道:“大人……這一只斗獸修騎若成,縱橫靈河東岸、殺敗人妖兩族輕而易舉,必將無敵于天下。”

        宋征則只是淡淡一笑,不以為意。烈北濤這么說,一是想要賣騎獸,二是,因為他沒有見過百戰王騎。

        單論騎兵,連宋征也得承認,天煞閣下的百戰王騎,才是天下最強騎兵。

        烈北濤猶豫了一下,試探說道:“大人可有天下第一兵的雄心壯志?”

        宋征聽出了潛在之意:愿不愿意再多花點錢整的更好一些?

        他問道:“請詳說。”

        烈北濤低聲說道:“我家有新的騎獸,強大無比,更勝刀螂地龍,哪怕是禁軍斗獸修騎第一營的鐵胄獅鷹與之相比也要略遜一籌。”

        宋征眼皮子一跳,不由得看了烈北濤一眼。

        烈家想干什么?故意弄出來一種能夠戰勝斗獸修騎第一營的騎獸。

        烈北濤連忙解釋:“大人不要誤會,這純粹是因為……唉,我與大人細說。”

        烈北濤的大伯是個怪才,一輩子鐘好于培養騎獸。他因為研究騎獸耽誤了修行,兩百多歲就去世了。

        他的兒子,也就是烈北濤的堂哥,卻繼承了父親這個嗜好,甚至比父親還要沉迷。而烈北濤的爺爺,上一代家主雖然已經把位子交給了烈北濤的父親,可是在家中仍舊一言九鼎。

        老爺子疼愛大孫子,對堂哥言聽計從。堂哥要鉆研騎獸的繁育,那就讓他折騰,需要用錢?反正我烈家不缺錢,給他。

        這就苦了烈北濤的父親,當家方知柴米油鹽貴,這些年堂哥的騎獸研究虧空十億!

        雖然說因為父子兩代人的癡迷,讓烈家有資本拿到了禁軍斗獸修騎的騎獸供應,也著實賺了不少,但能把虧空補上當然是最好。

        堂哥也不是白白浪費,他在三十年前研究出了一種新的蟲獸:天蠶雷虎,并且不斷繁殖飼養,現在每年維持這兩千頭天蠶雷虎,烈家就要花費數百萬元玉。

        但這種騎獸堪稱完美,可以陸戰、可以飛行,甚至可以潛入水下!而且一生擁有三次“蛻變”提升的機會,最強可以成為七階荒獸的水準。

        但就是太貴了,一頭全部配套下來,要七百萬元玉!禁軍不要,他們到現在一頭也沒賣出去,就是堂哥每天騎著,呼嘯馳騁,覺得格外過癮。

        烈北濤也明言:“大人手下精兵強將極多,一千五百頭騎獸,除了天蠶雷虎,別的……冥虎蟲獸現在只有六百頭,披甲龍犀也只有五百頭。”

        “太貴了。”宋征說道:“京師中做獸騎生意的應該不止你們一家,你們湊不齊,本官還可以去找別人。”

        烈北濤有些著急:“大人給我一些時間,我跟家里商量一下。”

        “好。”

        烈北濤急匆匆回去了,宋征也暗自盤算,怎樣才能湊夠這么大一筆錢。他將石中荷叫來:“你回家一趟,務必把延陵叔公請來,就說我有重要的器術心得要和他分享。”

        “是。”石中荷美滋滋的出去了,黑豆氣哼哼的進來:“大人,您這是偏心。去找請延陵叔公這種美差,為什么要交給石頭,不能給我?”

        宋征啞然失笑,罵道:“滾出去。”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