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六二一章 鎮守古獸(下)

第六二一章 鎮守古獸(下)

        麻洞洞的兩只眼睛在高空中定住不動了,山峰上,他的嘴巴長得老大:這不太可能吧?就算是吼天妖尊閣下,也不可能這樣一路秒殺下去,那是上一個紀元的存在,在這個紀元雖然低調,但是并不代表著它們弱小!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本來以為自己的優勢是見多識廣,現在卻感覺,見識這東西,成了自己的短板。

        他緊緊盯著水面,不知道還會不會有驚喜。

        因為即便是宋征秒殺了前六頭鎮守古獸,也并不意味著他能夠戰勝第七頭。

        第七頭,最強大的地方在于:不死之身!

        盡管是常規意義上的不死之身,但是已經非常可怕了。在水下,對它極為有利的環境之中,哪怕是它的實力稍弱,也能硬生生糾纏死對手。

        但是緊跟著,水面再次翻滾起來,嘩嘩的水聲中,水浪上涌,下面又有龐然大物漂浮起來。麻洞洞已經不需要等下面的東西真的漂上來,他已經確認,死的肯定是地七頭鎮守古獸。

        如果是宋征,不可能有這么大的動靜。

        果然水面劇烈波動,一頭巨獸漂浮起來,不過讓麻洞洞意外的是,這一頭巨獸和之前六頭不同,它身上竟然沒有一處傷口!

        一頭擁有常規意義上不死之身的鎮守古獸,身上沒有一道傷痕竟然就被殺死了,麻洞洞信心再次遭受了重大的打擊,覺得自己的見識真的不夠了。

        不死之身的意義在于“身”,達不到滴血重生的水準,在麻洞洞看來,要殺死這種巨獸,至少要將它的身軀徹底破壞,斬成七八十塊,身不成身,才能將它殺死。

        這種身上不見一絲傷痕,死地無聲無息,他確實無法理解。

        而直到這個時候麻洞洞才忽然想起來一個細節:萬沉淵,無物不沉。下去的東西再也沒有上來過。

        按照這個說法,七頭鎮守古獸的尸體不應該浮上來呀……

        水面下,宋征已經潛伏到了萬沉淵的最深處。在這個位置上,早已經沒有了光芒,但是宋征雙目中,有幽光泛出,將一切看得清楚。

        上一個紀元存活下來的古老生靈強大嗎?的確很強大,甚至連普通的鎮國強者也不愿意輕易招惹它們,那些強大的古妖,在神燼山中橫著走就是最好的證明。

        但是它們的時代畢竟已經過去了,它們受困于現在的天條,所以它們身上都有著最為明顯的弱點:天條。

        宋征恰恰是普通鎮國強者之中,對于天條理解和運用最為純熟的一個。

        他一步跨入水中,心神撥動,已經在萬沉淵的范圍內,改變了一些“規則”,那就是無物不沉。

        萬沉淵的這個特點不算是天條,只算是天條之下,很小范圍內的一個規則。宋征拼盡了全力,或許能夠在一定范圍內,改變最底層的一些天條。

        但是修改天條下這種小范圍的規則,就十分輕松了。

        他改變了這一條規則之后,就放心大膽地殺了下去。因為他明白,自己可以借用天條,輕松除去這些上一個文明紀元的生靈。

        事實上這些古老的生靈,嚴格來說算是天條的漏網之魚,借用天條除去它們非常便利。

        麻洞洞理解不了這些,因為他還沒有達到這個層次。所以在他眼中,宋征強大的可怕。而他也小看了吼天妖尊。以吼天妖尊的境界,來了只會更輕松。

        當年在神燼山之中,那些讓宋征望風而逃的古妖,現在遇上了,宋征也可以輕易斬殺。只不過地面上的古妖,會比水中的古獸更強大一些。

        在他前方不遠處,有一只很小的水眼,一絲冥河之水從其中飄散出來,宋征不斷靠近,越發感受到冥河對于人族修士力量的壓制。

        他站在水眼旁邊,感覺到一陣“不適應”。這恐怕也是天條決定的。

        水眼實際上是一條巨大的水底裂縫,顯得狹窄——這是相對于妖族而言的,以宋征人族的身軀,鉆過去應該不成問題。

        而在這種地方,最好不要想辦法“拓寬”通道,而是想辦法將自身縮小,因為可能一絲最為細微的改變,就會引發整個冥河暗流水網的巨大變化,引發不可預知的災難。

        但是宋征根本無法穿行過去,他畢竟是人族,受到冥河的壓制非常嚴重。如果鉆進去,便是鎮國強者,不出三十里也要當場身軀潰散,融化在冥河之水當中。

        他站在水眼旁邊,思忖了片刻:麻洞洞?

        他漂浮而上,麻洞洞站在山峰上,終于看到宋征上來了,激動地無以復加,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叩頭,大聲稱頌道:“小妖恭迎大人歸來!大人之威通天徹地,貫耀古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宋征詫異的看了這小妖一眼,有些莫名其妙——他可不知道,麻洞洞剛才的心路歷程。

        他淡淡的對麻洞洞說道:“不必多禮,先退開一邊。”

        他上了岸,身上的萬沉淵之水嘩嘩啦啦的落下去,半滴不沾身。他站在山峰之上,把手往下一點,小洞天世界打開,將六頭鎮守古獸收了進去,唯獨剩下了第七頭,那一尊擁有不死之身的巨獸。

        常規的不死之身在宋征面前最為悲劇,宋征根本不攻擊它的身軀,陽神一放,滅掉了它的獸魂——可能是宋征水下七戰之中最輕松的一場。

        所以這頭巨獸的身軀完好,宋征剛才想到的第一個選擇是麻洞洞,但是這只小妖的實力太差,送下去恐怕不出十里就要完蛋。

        他最終決定就地取材,選擇了這一頭巨獸。

        一道陽神級別的寶藍分神落入了巨獸體內,一瞬間巨獸殘存在身軀內的獸魂,從全身各處瘋狂涌來,拼命想要融入寶藍分神之中。

        宋征來者不拒,似乎根本不知道,這些殘存的獸魂,有侵占寶藍分神,重塑獸魂的意思。

        這些殘破的獸魂瘋狂而來,想要抓住最后的“一線生機”,結果主動融入進來才發現,根本無法撼動,而是它們自身不斷地被寶藍分神融合——這可是陽神級別的寶藍分神,便是獸魂完整,也難逃被融合的命運,更別說是現在了。

        宋征融合了全部的殘存獸魂之后,卻是心神微震:他看到了殘存獸魂中的一些記憶,這些記憶關于上一個文明紀元,但是因為經歷了一次滅世和至高天條的改變,變得混亂不堪,就像是一些忽然閃過的破碎畫面。

        宋征只能夠管中窺豹,對上一個文明紀元有所了解,但是并不全面。

        而且這其中,缺少了最重要的一部分:神燼滅世。關于這一段記憶,徹底沒有。但還有另外非常關鍵的一部分:他們是如何躲過神燼滅世的。

        宋征暗自點頭,暫時按下這件事情,以后要認真研究一下。

        他想起神燼山之中,那些古妖強大卻瘋狂,只怕也是這種狀況,記憶破碎而混亂,腦中時而混沌時而清醒。

        他以寶藍分神“奪舍”了這一頭巨獸,然后雙手一分,一道雷火落下,水面沸騰起來,濃郁的霧氣蒸騰起來。

        在這一片黑霧的遮掩下,宋征開始“煉化”這一尊不死之身。

        這頭巨獸本身就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宋征所要做的只是凝練,這就簡單很多,用去了三天三夜的時光,黑霧中雷火炸響,沖天而起。

        黑霧逐漸散去,一名中等身材的年輕人走黑霧中走了出來,化形成功。

        “他”現在,相當于宋征的一具妖族分身。

        麻洞洞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這是死而復生?不可思議!

        妖族分身往下一沉,落入了漆黑的萬沉淵之中,一路向下,對這里“他”十分熟悉,他曾經是這里的王者。而宋征選擇這頭巨獸另外一個好處便是如此,他對水眼非常了解。

        煉化縮小了身軀之后,他變成了正常人族的大小,到了水眼旁邊,雖然還會受到一定的影響,但是巨獸從實力上,真實比肩妖族鎮國強者,這種影響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他像一條魚一樣,輕松鉆進了水眼當中。游出去十幾里,水道中出現了一些古怪的魔物,這是一種冥河中常見的水草,好像亡者的長發,一片片的朝著他纏繞而來。

        宋征早已經為他準備了足夠的妖兵,他取出一柄雪白的骨刃,不緊不慢的切割起來。

        冥河中的生靈十分詭異,這些水草斬不斷理還亂,他也不著急,因為他擁有常規意義上的不死之身。

        水草在他身上切割出一道道傷口,轉瞬之間就愈合了。

        他索性游過去,以骨刃開始挖掘這些水草,將它們連根拔起,然后扔進了宋征交給他的一座小須彌界之中。

        這一段水道之中,水草數量極為龐大,他不慌不忙,穩步推進,用了整整兩天時間,將整個水道清理一空!

        然后,他才收起了骨刃,關閉了小須彌界,雙臂劃水輕松的游動起來。中間又經歷了幾次危機,卻都被宋征游刃有余的化解了。

        前方逐漸寬闊起來,宋征知道,他已經從水道中出來,進入了冥河暗流水網之中。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