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蒼穹之上在線閱讀 - 第四三零章 王蟲(下)

第四三零章 王蟲(下)

        王鵬舉愿意幫助宋征,但是他覺得宋征應該對前輩多一些尊敬,比如孝敬三五百壇三千年份的老酒。

        宋征落地還錢,把這個價格砍到了六十壇,給出去之后,宋大人的老年份靈釀也不多了。宋大人如今的心思也有了變化,琢磨著去哪里把這個損失補回來,畢竟本官現在乃是洪武第一權臣嘛。

        他留下了硬是蹭了王鵬舉一頓飯。

        王鵬舉表示大秦驛館每年的經費有限,只能招待他四菜一湯,外加一瓢粟米飯。但是宋征將這件事情上升到了兩國關系的高度,硬生生逼著王鵬舉將這一頓便飯上升到了“國宴”的高度。

        肖三山在一旁,看著這一對老小較勁,一個勁的偷笑。

        酒足飯飽之后,宋大人腆著肚子悠悠哉哉的回去了。王鵬舉咬著牙,罵著“小瓜皮”——這是大秦人對于厚愛的晚輩愛憐的稱呼——向大秦天子報告去了,他努力勸說天子,大局為重,這個時候應該幫助洪武拖住大漢,不僅是為了洪武,也是為了大漢。

        王鵬舉也看出來了,宋征總能創造一些奇跡。這其中的確有他自己的因素,但他隱隱覺得,宋征身上有些大機緣,大漢就算是能贏,也必定是一場慘勝,對人族的未來十分不利。

        大秦天子又謹慎的詢問了肖三山的意見,然后點頭同意了。

        宋征回到衙門里,商云光聞訊趕來,和他商議著如何重振洪武。

        現在整個洪武只有宋征這一股勢力,這種國難當頭的時刻,其實最忌諱的便是內部的爭權奪利,一言堂反而有好處。

        宋征將自己的一些理念說了,其中暗藏著一些他的布置,現在還看不出來,但是一直推行下去,未來就是他曾經對慧逸公所說的那個“理想”。

        在他的計劃中,天子若是太過不堪,那就用乾和太子替換天子。但是在乾和太子登基之前,他要將這些布置徹底推廣下去。

        商云光雖然是老臣,于朝政十分熟悉,但宋征所說的這些太過深遠,他還看不出什么端倪,只覺得宋大人的這些計劃,對洪武影響深遠,都是大有好處的,只是似乎對他自己或者說,對于龍儀衛的權勢早晚會有些削弱。

        他想要提醒,但想了想還是沒有多嘴,按照宋大人的吩咐記下來,明日上朝奏明了天子就可以推廣下去。

        送走了商云光,宋征想了想,對外面吩咐道:“派個人去通知一下肖大人,本官準備去拜訪他。”

        肖震現在住在摘星樓。

        宋征到了的時候忍不住調笑道:“肖大人在摘星樓不怎么受歡迎呀。”

        肖震氣哼哼的,他這幾天頗有種孤苦伶仃的感覺,摘星樓這些老怪物都是他的老熟人,可是這些家伙們整日介就是自己關在院子里搞研究,有什么不明白的就去找周圣。

        肖震想找人陪自己喝喝酒品品茶,那些老怪物們一句話甩在他臉上:“沒空!”

        他很不忿,周圣那個秀氣小生一樣的人,憑什么比自己還受歡迎?

        胡震國這幾天不見人影,據說是跑去江南了——京師遭逢大難,風月營生也受到了摧殘,但是江南據說除了幾位大名鼎鼎的花魁。

        胡震國對于宋征大人有兩位艷名遠播的花魁做丫鬟一直羨慕的流口水。他想去江南,領幾位花魁回來。

        范鎮國緊追著去了——胡震國從他范家帶回來的那個女孩,雖然已經不知道是他第幾輩的后代了,可是范鎮國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對自己的后代始亂終棄吧。

        “宋大人日理萬機,怎么有空來看老夫了?”肖震哼哼著問道,宋征笑道:“有些事情想跟大人商量。”

        “說吧。”他開口,為宋征倒了一杯茶。宋征端起來嘗了一小口就放下了,嘆息道:“肖大人果然是被人伺候慣了,您親自泡的這茶……真的是沒法喝呀。”

        肖震要發作了,宋征趕忙喊了一聲:“柳姑娘,辛苦你。”

        柳成菲進來,親自為他們煮水泡茶。

        肖震只好給他面子,壓下了惱火,但是一雙眼睛瞪著他,顯然不打算善罷甘休。

        宋征喝著茶,道:“我來請大人出山。如今洪武境內龍儀衛一家獨大,大人應該明白,這樣是很不利的。京師這一塊有我看著不會出什么亂子,但是地方上恐怕難免有些作奸犯科之徒。”

        肖震點了點頭,心里也不由得想到:是比我自己泡的好喝多了。

        “我欲撤銷刑部及大理寺,另設監察院,自成體系,監察院負責天下刑案,不論平民、勛貴還是皇族,一應歸屬檢察院負責。

        此外,另設刑訟堂,級別和監察院平等。總堂設在京師,地方上設有三個級別的分堂。

        一應案件由監察院調查清楚,全部證據交由刑訟堂審理、定罪。

        自此之后,查案、審案皆由監察院和刑訟堂負責,地方官員不再參與其中。縣太爺專心治理民政即可,升堂審案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監察院之長,我欲請大人出任。刑訟堂我想交給石原河老大人。他在塞北時間太長了,朝廷正是用人之際他該回來了。”

        肖震皺了皺眉頭:“如此一來,增設大批官員,朝廷開銷大增。”

        宋征道:“這是值得的。”

        頓了一頓,他又道:“而且新增的官吏并沒有那么多,如今朝廷機構臃腫,可以先從其中挑選合適的人員,將兩個機構的框架搭建起來。然后在慢慢吸納新的人手。”

        肖震看了他一眼,問道:“那龍儀衛呢,在不在監察院的管轄范圍內?”

        宋征道:“在!”

        “我會安撫下面的兄弟,龍儀衛本就是個不合理的存在,是時候退出歷史了!”

        肖震吃驚的看著他:“你……”

        宋征擺擺手:“大人不必多慮,我不會平白讓出權力,對于我自身,當然另有安排,不過現在還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肖震想了想,緩緩點頭:“好,我答應你。”

        宋征微笑:“整個制度有許多的細節,我回頭讓人將文案一起送過來。也請大人提一提意見。”

        ……

        遠在塞北,石原河和賀虎收到了朝廷的調令。

        寒風之中,石原河花白的頭發迎風飄舞,一身雄壯的賀虎陪在他身邊,老少兩人心中百感交集,矗立而久久不語。

        良久之后,石原河一聲老懷慷慨:“回京師!”

        “回京師。”賀虎答應一聲,粗豪的漢子咧嘴而笑。

        石原河遙望天火的方向,又回頭看向了京師,遺憾之中透著些欣慰:自己沒有看錯人,那個少年從塞北離去的時候,自己期望的只是一個接班人,甚至還很擔憂,洪武如今的局面,他能不能撐到自己返回京師。

        沒想到幾年之后,他疏理了整個洪武天朝,擊敗強敵,以“刑訟堂”之位迎接自己。

        他更加擅長朝政,刑訟堂和監察院的作用肖震還看不透徹,但是他思忖片刻就想明白了,真正的大權在握。

        甚至有那么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受之有愧”,自己好像并沒有做什么,卻得到這樣巨大的回報。

        “是個好孩子呀。”他心中一聲贊嘆。

        他擺了擺手,對賀虎說道:“你去通知大家,老夫一個人待一會兒。”

        “是。”賀虎領命而去,很快整個營地中一片歡騰之聲,石原河似乎也被這種歡樂感染,飽經風霜的臉上,綻放出了一個溫暖的笑容。

        ……

        商云光奏明天子之后,各種政策開始推行。

        不出意外,最大的阻力來自于龍儀衛內部。這畢竟是一個橫行霸道慣了的組織,忽然要往自己脖子上套一層枷鎖,那些老龍儀衛們立刻不干了。

        京師中這種人并不多,畢竟還有宋征鎮著。地方上就不同了,很多地方衛所中都是類似于老兵油子的校尉,他們世代都是龍儀衛,天生就覺得,咱們贏了就該獨享大權作威作福,怎么反而要給自己加一個限制?

        宋征對于這樣的局面也早有預料,提前派出了京師緹營中值得信任的校尉們,在各地監察鎮壓。

        而他更加明白,龍儀衛現在需要的不是大量魚龍混雜的敗類,而是一支精兵。

        只是這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

        半個月之后,石原河賀虎帶領斗獸修騎返回京師,宋征和肖震出城十里迎接,三人相見都有些感懷,眼圈發紅。

        石原河沒有休息,立刻和肖震一起開始籌建監察院和刑訟堂。

        這些事情宋征相信他們的能力,自然不會去插手。而對于朝堂、民間、龍儀衛中各種反應,他和周圣也早有了一整套的應對措施。

        幾個月的時間,盡管有著各種的反對、質疑,甚至中間又發生了一次天子和外臣勾結,準備罷免宋征的事件,但他的計劃最終還是推行了下去。

        監察院、刑訟堂設立。

        六部變成了五部,制度上變得有些畸形,經常會出現一些權屬不明的問題,但宋征沒有馬上進行下一步,這種事情不能急迫,按部就班才是最好的選擇。

        眼看著京師就要入冬了,宋征這幾天卻不知為何有些心緒不寧。快到中午的時候,他批閱了幾道公文,耳中忽然傳來慧逸公閣下的聲音:“宋征,來竹海一趟,老夫有些事情和你說。”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