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祭煉山河在線閱讀 - 第1375章 動手

第1375章 動手

        自碎近半魂魄,狼狽不堪逃出的西荒三殿下李四季,如今兩眼冒光看著面前模樣奇丑,處處透著古怪的器物,激動的兩腿在打擺子。

        我他-媽真是個天才!

        用這么簡陋的材料,在毫無經驗的狀態下,只嘗試了十幾次,居然就能煉制成功。

        嗡——

        一絲輕顫傳出,此物氣息徹底穩固下去,肯定算不上完美,而且使用次數極其有限。

        但這并無關系,只要能聯系上西荒,將那一族降臨半皇之事告訴陛下,一定很快就會有超強者降臨,到時他就安全了。

        至于為何李四季一個人躲躲藏藏,在極其虛弱的狀態下,也沒去找西荒修行者尋求幫助……原因很簡單,七位隨他一并降臨的西荒真圣,如今全部傀儡身被毀,而他之前埋在此地的人手,也被李周一幾乎清理干凈。

        這種情況下,李四季身受重傷當然不敢現身,否則第一個動手殺他的就是李周一。

        當然,他肯定不會親自動手,但不需要出手就能達成目標的辦法實在是太多了,簡單一想就能找出一二十個。

        但現在,跨界傳信寶物已經煉成,這種局面很快就能得到改變,還有夭桃那個該死的女人,我李四季長到這么大,還從未吃過這么大的虧,你一定會付出應有的代價!

        一陣咬牙切齒,李四季伸手拿住通信器物,“嗡”的一聲輕響,它震顫中表面泛出流光。

        閉上眼,一絲神念瞬間飛出體外,被急速拉升抬高,跨越無盡空間,向著西荒所在進發,只要抵達通道出入口,馬上就能完成傳信。

        李四季精神一振,就要到了!

        下一刻,一聲慘叫驀地響起,李四季猛地睜開雙眼,口鼻中鮮血狂噴,就跟不要錢似的轉眼便是好大的一灘。

        他臉色慘白,眼前陣陣發黑,身體踉蹌了幾下,好不容易才站定沒有倒在地上。

        通道內的力量狂暴無比,就像是巨獸撕咬中的恐怖獠牙,他神念進入瞬間,就被直接撕成粉碎。

        也就是說,他費心費力做出了通信器物,可碎界與西荒間的連接通道,已經被暫時斬斷了。

        該死!

        究竟發生了什么?

        李四季又驚又怒又痛苦,他本就是通過碎魂方式,強行掙脫了來自夭桃的禁錮,魂魄處于瀕臨崩潰邊緣。

        如今神念被撕碎,等同于又給了他脆弱魂魄狠狠一刀,差點就是個透心涼下場。

        而且更重要的是,與西荒聯系被斬斷,他就失去了后續援助,只能靠自己活下去。

        就現在這個狀態,繼續留在界零之地內,顯然是個很大挑戰,除非他現在就逃出去,躲入碎界中養傷……可真這么做,就等于放棄了此次降臨碎界的任務,哪怕最后活下去,也會在荒皇陛下面前大大失分。

        西荒上下皆知,他是最受陛下器重的皇子,可又有誰知道為做到這點,他努力了多少付出了多少?無數年的堅持,終于快要熬到開花結果,李四季絕不可能放棄!

        原本之前李四季還有別的選擇,那就是自碎傀儡身逃回西荒,在那一族半皇降臨基礎上,這個結果雖然并不光彩,但多少算是有個解釋,能盡量減少自身損失。

        不過現在,這個選擇顯然是行不通了,就他現在脆弱的魂魄,實在沒把握穿梭通道回歸本體,恐怕最大的可能是在半路上,就被徹底撕成粉碎。

        該怎么辦?

        李四季臉上陰晴不定,眼眸中念頭翻滾,不過很快他就不再用為做選擇而發愁,因為有東西替他做了。

        嗡——

        嗡——

        不是腦門在眩暈,而是翅膀高速扇動下,所發出的高頻率聲音,自雙耳灌入腦海,瞬間心驚繼而毛骨悚然。

        李四季猛地轉身,一只飛蚊映入眼簾,它足有成人手臂大小,詭異之處在于通體赤紅似被鮮血浸透,一雙復眼內涌動著暴戾氣息。

        瞳孔劇烈收縮,李四季失聲尖叫,“噬魂蚊!”西荒與那一族在界零之地內,是近乎不死不滅的存在,卻并非沒有致命克星。

        比如眼前這只噬魂蟻,此物以魂魄為食,且體內蘊含劇毒,一旦沾染魂魄就將快速枯萎,最終落得崩潰、消亡下場。西荒與那一族早年時,都曾在此異獸手中吃過大虧,之后聯手掃蕩了一段時間,幾乎將噬魂蟻斬盡殺絕,很多年不曾看到其蹤跡。

        沒想到今日,李四季運氣爆棚,居然就遇上了一只,尤其是他如今狀態之下。要說不慌那肯定是假的,何止慌啊,簡直都快要尿了。

        要是現在被叮上一口,且不說魂魄會不會,直接就被吸碎成渣,沾染上的劇毒,就足夠李四季喝一壺。

        扭頭就逃,根本沒丁點猶豫,他沖出小世界碎片,任憑空間亂流將自身包裹住。

        唰——

        一個扭曲直接消失不見。

        可此時,被空間亂流包裹著,正無序逃竄的李四季臉上,非但沒有半點輕松之意,反而滿臉扭曲就要哭了。

        因為“嗡”“嗡”的拍打雙翅聲并未消失,反而如影隨形般,一直往他腦海里鉆。

        扭頭向后,眼神穿過模糊不清的空間亂流,隱約能夠看到,緊追不舍的噬魂蚊虛影。

        這東西當年能給西荒、那一族造成嚴重損傷,關鍵就在于此,它們天生不受空間亂流影響,鎖定住獵物氣息后,就能一直追殺在后。

        逃逃逃!

        轉移了四處小世界碎片后,李四季悲哀發現他根本就不能,擺脫掉噬魂蚊的追殺,反而自身氣喘吁吁雙耳嗡鳴,有種隨時都要昏過去的感覺。

        不能再繼續這么逃了,否則真的被追上,就只有死路一條。

        咬了咬牙,李四季又一次沖入空間亂流,意識與四座黑暗之眼溝通。

        下一刻,他臉色大變,差點破口大罵!

        老六你個王八蛋,究竟做了些什么,西荒耗費無數搭建的黑暗之眼,如今給他的感覺竟搖搖欲墜,就像是被一百個壯漢肆意蹂躪過的小姑娘。

        不過現在這種時候,已顧不得太多了,李四季強行調動黑暗之眼的力量,以他身份確有這樣做的資格。

        “咔嚓”一聲輕響,就像是有什么東西破碎,下一刻分裂空間亂流的力量降臨,李四季身影瞬間不見。

        ……

        凌霄收到了來自秦宇的傳信,這讓夭桃很不滿意,盯著他看了幾眼,想來若非凌霄是個男人,而秦宇一直來又沒表現出,半點非正常取向的傾向,否則她說不定就要找個機會,再跟他好好聊聊了。

        沒看到旁邊的宣紙,如今低眉順眼站在旁邊,話都不多說半句,簡直柔順極了。

        所以事實上,夭桃對自己聊天的水平,還是很有點自信的。

        閱讀完畢,五指用力將玉簡捏碎,凌霄抬頭眼神掃過眾人,沉聲道:“九先生傳信,要你我催促神秘族群盡快動手,因黑暗世界方面,很可能會有超強者降臨!”

        夭桃微微皺眉,“就跟之前我遇上的那個一樣?”

        凌霄微微躬身,“九先生并未具體詳說,但既然能夠讓他如此忌憚,想來不是尋常!”

        夭桃起身,“那就抓緊辦吧。”

        半皇這種存在,還是非常危險的,秦宇雖然也很強,可一旦遇上了絕對逃不掉。

        她可不會讓秦宇出事!

        “是,桃女姑姑。”

        夭桃推門而出,凌霄四人跟在身后,對守在外面的那一族修行者道:“我們有急事找你族公子,即刻帶路!”

        三二七沒有絲毫耽擱,就見了夭桃等人,等從她口中得知秦宇傳信內容后,臉色頓時微變,“賢九生閣下的傳信可有把握?”

        夭桃道:“你我雙方聯手,若是莫須有的事情,賢九生前輩自然不會亂說。黑暗世界很可能有極強者降臨,你我若要動手的話,現在就是唯一的機會!”

        三二七念頭快速轉動,他已經自族令中得知,序列第一族長降臨西荒,將強行封鎖碎界通道。

        之前,他已經試驗過,碎界通道的確已經被強大力量擾亂,封死了內外進出可能。

        也就是說,西荒那位準備降臨的超強者,現在已無路可走。

        不過這并不意味著,夭桃等人帶來的消息,在三二七看來就是無用。

        當然,表面看的確沒啥用處,可只要仔細分析就不難得出某些東西——比如,或許是因為序列第四半皇降臨,逼退他時西荒付出了一定代價,又或者那一族醒悟太快,西荒方面并未做好萬全準備,否則的話根本就不需要,召喚超強者降臨界零之地。

        畢竟這絕非隨便說說的事情,要讓一位半皇存在順利穿過碎界通道,降臨到界零之地,所需要付出的代價,縱然是西荒也不愿輕易承受。

        既然這樣做了,就一定是有需要,這也是三二七得出上面推論的,一個重要的支撐點。

        簡而言之,西荒還未準備好!

        他們沒準備好,這對那一族而言,就是絕好的機會,所以馬上動手這件事情,三二七并沒有意見。

        深吸口氣,他沉聲道:“我族可以即刻動手,對黑暗世界發起攻擊,但昊陽散修如今何處?既然是你我雙方聯手,大戰開啟時自然要一同參戰。”

        至于西荒強者已經無法降臨界零之地一事,三二七并沒有說出來的意思,與碎界散修只是相互利用而已,讓他們內心多些隱懼與忌憚,無法徹底放開手腳,或被牽扯部分精力預防不測,對那一族而言當然是好事。

        夭桃道:“這點你們放心,賢九生前輩已經承諾,我昊陽世界修行者會率先攻擊,只要你們能及時出手就可。”

        三二七身體微微前傾,“若是如此,就請轉告賢九生閣下,只要昊陽散修出手,我族即刻就會跟上。”

        夭桃點頭,“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傳信。”她扭頭看向凌霄,心頭不滿又涌了出來,另外還有點委屈。

        憑什么寧愿相信這小輩,都不愿意信她?等著吧秦宇,遲早我要改變你這錯誤的認知!

        凌霄被她看的有點頭皮發麻,內心隱隱感到不安,可這種局勢下實在沒什么好說,只能壓下不適取出玉簡,烙印信息后捏成粉碎。

        下一刻,房間內的“周巖圣人”驀地睜開雙眼,取出玉簡探入神念后,頓時破譯出了傳信真正的意思——進展順利!

        也就是說,是他動手的時候了。

        長身而起,“周巖圣人”走到房間陰暗角落,一步邁入其中,身影直接消失不見。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