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痕封魔錄在線閱讀 - 第三十九章《名門子弟》

第三十九章《名門子弟》

        周辰海說道:“是山魈!”

        鐘語劍問:“山魈是什么?”

        周辰海道:“一種大猴子,比一般的猴子厲害多了,會修煉,可成精怪。”

        鐘語劍又問:“你怎知道這些?”

        周辰海回道:“我時常混在藏書閣,這都是從書上看來的。這山魈捕殺生物,食人血肉,是山里的惡霸。這幾人勢單力薄,不出片刻就會被撕成碎片。我們得上前幫忙。”

        鐘語劍撇嘴道:“不成不成,這些人都帶著兵器,顯然不是尋常人家。若是再碰上像柳清夢這等惡毒之人,我們豈不是害了自己。”

        鐘語劍自從著了柳清夢的道兒,心有余悸,只怕再受惡人所害。

        他接著道:“這蓮花山谷里的人都是奔著金烏而來。我不敢說所有,至少一大半都是唯利是圖之人,人心險惡,我們還是不要貿然行動的好。”

        周辰海道:“我明白你的想法,只是我們若是見死不救,那不也成惡人了?”周辰海說著,看向鐘語劍。

        鐘語劍道:“行了老二,就你有理,罷了罷了,救他們便是。”

        周辰海狡黠一笑,拍了拍鐘語劍的肩膀。

        此時,峽谷中那幾人揮舞著兵器。在峽谷中展開輕功,縱橫跳躍。幾名女子翻身躍至空中,長弓一拉一放,數支箭羽飛射而出,刺中幾只山魈。

        山魈吃痛,不但不退,反而越加瘋狂,嘶吼著撲來。

        幾名男子舞動手中的短劍,頻頻出招,身法靈動,變招迅捷。幾把短劍交替穿刺,片刻便有數只山魈倒地。

        后方的山魈緊跟著撲上來。騰空的幾名女子雙手抓住長弓的中部,用力一拉拽,長弓竟然一分為二,化作了兩把短劍。女子落地的瞬間又刺傷數只山魈。

        不過一盞茶的功夫,這幾名男女便刺傷刺死七八只山魈,修為頗為了得。

        幾名女子落地后便退到男子身后,合了短劍化作長弓,連連箭。男子則擋在前方,快攻抵擋。

        雖是如此,山魈數量眾多,依舊不管不顧的向前撲殺。

        不一會兒,一名男子慘叫一聲倒在地上,身前衣衫被撕爛,五道血淋淋的爪痕觸目驚心。

        那一干男女頓時亂了陣腳,沒過多久便又傷一人。

        此時若再無辦法,便要葬送在山魈之口。

        眼見又一山魈撲了上來,一男子閉目待死。

        忽然間,后方破空之聲響起,一支火把如箭般飛來,砸中了山魈的腦袋,將山魈整個砸飛了去。

        緊接著,一名身穿藍色長衫的少年從那群男女頭頂踏空越過,在空中劈出一道劍氣!

        劍氣擊中了山魈前方的空地,被擊中的地方瞬間騰起一道熾熱的火墻,將山魈和地上的人分隔開來。

        剛才還瘋狂撲殺的山魈看到了火焰,竟然唯唯諾諾,不敢上前。

        那踏空越過的藍衫少年便是鐘語劍了。

        周辰海從后方趕來,手里拿著好幾支用樹枝做的火把,分給眾人,讓他們快快點上。又讓持弓的人在箭頭上倒上烈酒,點起火焰,不停地朝山魈放箭。

        被火墻擋住的數十只山魈,突遇火箭,被射得抱頭鼠竄。不一會兒功夫便四散逃走了。

        趕走山魈,眾人查看傷者傷勢。一個青年男子走上前來。

        這男子年紀較周辰海稍長幾歲,一身白衣,長身玉立,相貌頗顯穩重。

        那青年男子道:“多謝二位少俠相助。沒想到這群異獸居然怕火,若非二位少俠,只怕我們已經葬身這群異獸之口。在下許長楓,乃水云宮弟子。敢問二位名諱?”

        周辰海頗為好奇:“竟是水云宮。曾聽老頭兒講述過,這九幽大6門派眾多,最負盛名的有八大門派,其中名門正派有五個,分別是落神門、水云宮、萬佛寺、百花閣、幻海堂,這水云宮便是其中之一。”

        “想不到這蓮花山谷的異象竟然還引來了大門派。就不知還有沒有別的門派?”

        忽然間,周辰海好像想到了什么。

        “等等!那柳清夢一行人一身紅衣,腰配秀劍,莫不是百花閣?若是如此,那可有趣得很了。”

        周辰海心中思慮,未曾答復許長楓。

        鐘語劍上前答道:“許兄不必客氣。我們乃落神門弟子,我叫鐘語劍,這位是我師弟周辰海。”

        許長楓聽了頗為高興,回道:“原來都是名門弟子,今日能識得二位,真是福氣。二位想必也是來蓮花山谷尋三足金烏,若不嫌棄,我們可結伴而行,相互也有個照應。”

        周鐘二人聽了也是欣喜,當下答應。眾人一同往峽谷中行進。

        一路上幾人互相攀談。

        周辰海了解到,這一眾八人均是水云宮弟子,五名男子,三名女子,受傷的是兩名男子。許長楓是這群人的領隊,觀其方才擊殺山魈的身手,估計此人修為要稍稍在鐘語劍之上。

        許長楓說道:“師父派我們前來查看異象,若是三足金烏真在這山谷中,便要我們立即派人回山稟報。”

        “這山谷來了許多人,都是沖著三足金烏而來。江湖中人受利益驅使,往往互相殘殺。我們能結伴而行,人多勢眾,遇上歹人也可臨危不懼。若是不敵,還可亮出門派身份,震懾對方。”

        周辰海心想:“話雖不錯,可要是真遇上殺人不眨眼的,什么名門弟子只怕也無濟于事。更何況我和鐘語劍是偷溜出來,要是日后讓師門知道了,可沒好果子吃。”

        周辰海岔開話題,問道:“許兄的師父為何派許兄來查看三足金烏?”

        許長楓答道:“家師命我們尋找金烏,尋到后需盡力保護,待他老人家來了,將其帶回山門,好生照看,免其再受世人所害。家師這也是仁善之舉,所以才會讓我們前來。”

        鐘語劍聽了呵呵一笑,低聲對周辰海道:“我說他們師父不會想著拿金烏去熬湯吧?”

        周辰海做了個禁聲的手勢,也低聲回道:“瞎說什么大實話,別讓他們聽了去。”

        周辰海聽完許長楓所說,便有所猜測:“金烏生于天地,最是逍遙自在,又怎愿居于山門?這么簡單的事情,這許兄的師父怎會不知?想必他的師父對金烏也是別有所圖了。看來名門正派也并非都是仁義之人。”

        正想著,忽聽走在前面的人說道:“許師兄,前面沒路了。”

        眾人上前一看,現前方只有流水,沒有道路。

        原來這一路上多有山澗瀑布,小溪水流越來越大,最終成了一條小河,淹沒了峽谷。

        眾人經過商議,決定將谷里的樹木削圓捆綁,做成木筏,劃槳而行。

        到得正午,木筏才做好。大家上了木筏,順著河流緩緩向前駛去。

        一路上陽光明媚,河流清澈,兩側崖壁滿是古樹奇花,怪石飛瀑,當真風光無限。

        周辰海愜意地坐在木筏上,觀賞山色,品聞花香。

        鐘語劍正在劃槳,看著悠閑自在的周辰海說道:“我累得半死,你卻逍遙自在,快過來劃槳,好歹也換我休息一下。”

        周辰海好似屁股生了根,一動不動。

        他不疾不徐道:“不用換啦,你看前面,已經快到谷口了。”

        只見前方不遠處露出了一線天光,谷口近在眼前,不多時便可駛出峽谷。

        鐘語劍打起精神,接著道:“只怕已經有不少人到了。我們晚了兩天才到這,也不知道金烏找到沒,說不定已經被人燉湯了。”

        忽然,周辰海心中一驚!他說道:“禁聲!劃槳的都停下!”

        大家聽了疑惑不解。

        “老二,你這就缺德了。不幫忙就算了,還不讓我們劃槳,難不成要游進去啊。”

        周辰海沒有說話,反而比了個不要說話的手勢,接著用手指了指水里。

        大家都反應了過來,停下了手里的動作,屏聲靜氣,探頭朝水里望去。

        河水平靜清澈,幾可見底。若是平時,這必是隨處可見游魚的地方。

        可此時,一條粗壯綿長的身軀,正緩緩游過木筏底。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