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痕封魔錄在線閱讀 - 第三十四章《夜半驚魂》

第三十四章《夜半驚魂》

        村莊很小,不一會兒,他們就來到了周辰海曾經的家。

        熟悉的前院,熟悉的土磚屋,雖然已經破敗不堪,就連屋頂和大門都已不見,但他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

        他難掩內心的激動,快步走入前院。里面空空蕩蕩,除了雜草,沒留下任何東西。

        再往里,進入這片勉強可稱為房屋的廢墟。一間客廳三間臥室。

        周辰海在這房屋里四處打量查看。幾間屋子看下來,除了殘磚碎瓦以外沒現什么有用的東西。

        沉靜了片刻,他想起其中一間屋子似乎有暗道。他走進那間屋子,在墻角處不停地摸索。

        一旁的鐘語劍問他:“你在干嘛?打算摳一塊磚回去做紀念?”

        話才說完,就見周辰海按動了一塊土磚。

        一陣沉悶的聲響傳來,屋子中央赫然出現了一條通往地下的階梯,里面幽深黑暗,不明其狀。階梯已經斷了一大半,無法沿階梯走到底。

        “哇!你家還有暗道?”

        “這是黎爺爺帶著我逃離時走的暗道,沒有這條暗道,我就活不到今天了。你在上面等我,我下去看看。”

        周辰海攀著階梯慢慢爬了下去。里面只有三米深。站定后,他點起一只火折子,照亮了周圍。

        暗道很窄,周圍是堅硬的石壁。往里走了不到十米,一堆厚重的巨石擋住了去路。

        四周再沒有別的岔路,周辰海不得已往回走。

        不料快回到入口時,他看到地上一個熟悉的物件。

        那是一支竹笛,是他父親的竹笛。

        小時候父親經常會吹奏幾曲逗他開心。如今這竹笛一頭燒得焦黑,另一頭也裂開了一道口子,已經不能用了。

        周辰海心中感嘆:“說不定父親離開前也曾回到暗道里,也許是想再見一見我吧。這竹笛也就落在這兒了。”

        周辰海并不會吹笛,但他卻舍不得扔掉。父親不在身邊,這竹笛就是他唯一的思念了。他把竹笛插在了腰間。

        周辰海最終返回地面。

        鐘語劍問道:“怎么樣?有什么現?”

        “暗道已經坍塌了,沒找到有用的東西。”

        兩人無法可想,只得從各個屋子的碎磚瓦礫里翻找,興許能找到一些線索。

        一個時辰過去了,他們翻得精疲力盡,也沒找到能用的東西。幾乎所有物品都在大火中燒毀了。所有的墻面地面也都做了一番探查,并未現任何線索。

        天已經徹底黑了,眼前一片模糊。一顆顆豆大的雨珠從空中落下。

        兩人跑到了斜對門的一間房屋里避雨,那里的屋頂還算完好。

        雨越下越大,想來今夜已經無法再找線索了。

        他們商量了一下,打算在這里過一夜,第二天再找。

        天氣越加寒冷,他們擠在一處墻角,鐘語劍拿出一些干糧,兩人邊吃邊聊起天來。

        周辰海道:“今天那大和尚說此地不宜久留。你可知這是為何?難不成這里會有危險?”

        鐘語劍滿不在乎地道:“怕什么,只要有你鐘爺爺在,管它什么妖魔鬼怪,準保都給收拾得服服帖帖!”

        鐘語劍如今已是藍衫弟子,能有他在身邊,周辰海確實安心不少。

        鐘語劍忽而又說道:“老二,這里的房屋比你家的大多啦,這家應該是個大戶吧?”

        “嗯,這原本是村長的家。一場大火過后,也只剩這些了。”

        兩人棲身之所原本是一棟二層小樓,樓前樓后都有院子,后院還有不少房間。

        如今二樓都已經燒光了,后院的房屋也破爛不堪。只有一樓大廳右側的房屋還算完整。周辰海和鐘語劍此時就在這間屋子里。

        大雨傾盆而下,天空電閃雷鳴。周辰海想要生火取暖,卻找不到一塊干木頭。他們就這樣挨在一起,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話,沒過多久,兩人都昏昏沉沉的睡去。

        …………

        深夜,雨漸漸停了,殘留的雨水順著屋檐滑落,一滴一滴的落到地面,嗒嗒聲不絕于耳。冰冷的空氣簇擁著周辰海,將他的臉頰凍得通紅。

        隱約間,一個細微的話語聲傳來,聽不清內容,像是有人在竊竊私語。周辰海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朝周圍看了看。忽然間,他現屋子斜對著的黑暗角落里,蹲著一個人!

        那人披頭散,衣衫破爛,整個人背對周辰海,面朝著墻壁,一邊蹲著一邊出悉索的聲音,身體輕微的搖晃。

        這一幕有些詭異,夜半三更,怎會突然冒出一個人,還蹲在墻角自言自語?

        周辰海并沒有做聲,而是仔細聽他出的聲音。一直聽了好幾遍,才聽清楚。

        那話語聲說的是:“看你都對我做了什么?”

        “看你都對我做了什么?”

        “看你都對我做了什么?”

        …………

        話語不停的重復著,周辰海聽得有些心驚。他不敢驚動墻角的人,自己慢慢地轉過頭去推身邊的鐘語劍。

        他壓低聲音說道:“老賤,快醒醒,別睡了!”

        奇的是,任由周辰海怎么推他掐他,都沒能把他弄醒。

        周辰海只得無奈地轉回身。

        這一轉,一張滿是焦痕的臉突兀的出現在了他面前!

        這張丑陋的面孔緊緊挨著周辰海的臉,一雙只剩眼白的眼睛布滿了血絲。

        兩只長著尖長指甲的手,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臂,嘴里猛地出尖銳凄厲的大喊:“看你都對我做了什么!!!”

        “啊!!!”

        周辰海驚叫著睜開了雙眼,臉上冷汗直冒。

        他看了看對面空蕩蕩的墻角,又看了看身邊還在沉睡的鐘語劍,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原來剛才的一切,只是一場夢。

        興許是天氣太冷了,興許是睡在地上太難受,這才做了一場噩夢。

        天上烏云遮蓋,星星月亮都躲了起來。周辰海坐起身,擦了擦額角上的汗,然后呆呆地愣。

        “夢里的人是在怪我么?”

        他看著被燒毀的村莊,回憶起那張滿是燒焦疤痕的臉。傷心與不安在心中緊緊纏繞。

        正呆,房門外傳來一陣吱呀聲。

        周辰海心中驚異,“怎么會有聲響?難道房外有人?”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