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痕封魔錄在線閱讀 - 第三十章《暗云翻涌》

第三十章《暗云翻涌》

        玄火峰上,周辰海才離開不久。覃簫尚未返回磐石峰,他此時正在竹林里指導杜元卿練劍。杜詩瑤遠遠看著,并未上前。

        練了一會兒,杜元卿累了,坐到一旁休息。

        覃簫走到杜詩瑤身旁,對她說道:“杜姑娘,這次奪旗大會想必你定會參加了。”

        杜詩瑤回道:“是又怎樣?”

        “臨近大會,提升修為最是重要,武功招式也不可落下。你我二人修為相若,不妨切磋技藝,互相印證不足之處,一同提升修為。杜姑娘覺得如何?”

        覃簫面帶微笑,讓人倍感親近。

        杜詩瑤本想拒絕,但看著這個散發著光芒的英俊少年,他的笑容如春風拂面,溫暖人心。

        杜詩瑤最終不忍拒絕,答應了下來。

        這一次,兩人都拔出了佩劍,打算比試劍技。

        兩人此番使的都是追風逐影劍,這是落神門的高深劍法,非青衫弟子不可學。

        覃簫擺了個起手式說道:“追風逐影劍,踏燕初境,請賜教。”

        杜詩瑤心中一驚,說道:“你竟然練到了踏燕境?”

        追風逐影劍的四大境界,飛梭,踏燕,追風,逐影。

        覃簫升格青衫弟子不到一月,便已將劍法練至踏燕境界,當真天資過人。

        覃簫回道:“不錯,杜姑娘不必驚訝。有我從旁協助,一個月內,你也可以練至踏燕境。”

        “哼!誰要你幫忙。看劍!”

        覃簫依舊不生氣,微笑應對來劍。

        一旁休息的杜元卿認真觀看兩人的比試,那是他上山以來看到的最驚心動魄的劍斗,劍氣在竹林中來回飛蕩,漫天竹葉紛飛飄落,精彩絕倫。

        只是杜元卿總覺得心中不安,他看著正在比斗劍法的兩人,覃簫那充滿魅力的目光時常在杜詩瑤身上停留。

        兩人比劍,專注敵方很是正常。杜元卿卻感到心中不悅,他心中暗道:“這覃簫哥難不成相中我姐姐了?”

        午夜,彎月高懸,玄火峰上,燈籠撲閃著微弱的火光。

        在這個夜深人靜的時刻,除了守夜巡邏的弟子,其他人都已進入了夢鄉。

        藏書閣內,一縷青煙飄忽飛出,掠上高空,在云層中消失不見。

        片刻之后,炎空所住的四合院上方,那片寂靜的天空上,一片云朵開始纏繞旋轉,越轉越快。

        一道龍卷風從云朵的中心凝聚而出,漸漸襲向四合院中間的空地。

        云朵才開始旋轉,炎空便已從熟睡中清醒過來。

        那云朵中傳來一股驚人的威壓,霎那間將炎空籠罩,讓他睡意全無!

        “這是?!”

        炎空從床上坐起,額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他想站起來出門查看,可身體卻不聽使喚,想要出聲竟也不能。無奈之下只得靜觀屋外的變化。

        龍卷風垂落地面,四合院內狂風激蕩,滿地落葉卷入風中,磚瓦飛濺,門窗隨風狂舞,拍打著窗沿門框。

        不多時,龍卷風消散,院內恢復了平靜。一個白須白發的老人出現在院子中央。

        “炎空,滾出來吧!”

        那老人聲音低沉地說道。

        隨著老人的話聲落下,炎空才可移動。

        他走出門外,對著院子里的老人深深鞠了一躬,畢恭畢敬的說道:“原來是太清師兄大駕光臨,師兄久不出戶,如今光臨寒舍,不知有何差遣,小弟定當謹遵吩咐。”

        這從龍卷風中走出的老人,就是太清長老。他深夜前來,人還未到,便先給炎空來了個下馬威。

        太清冷哼一聲:“廢話少說。我且問你,周辰海那小娃娃是你在教?”

        炎空內心驚疑不定,思索道:“他怎會知道周辰海?這小子難道已經泄露了幻陰真經的秘密?!”

        炎空并不清楚太清與周辰海的關系,周辰海這三年混跡藏書閣,時常與太清為伴,太清又常常教授他修煉法門,兩人算是有了半個師徒名分。

        這一切,周辰海從未在炎空面前提起。

        炎空心中驚慌,表面卻鎮定自若。

        他沉穩的答道:“師兄明察,這周辰海乃我親傳弟子,我看他天資聰穎,心中惜才,便親自傳授他道法。不知師兄為何問起他?”

        太清對炎空提出的疑問置之不理,他繼續問道:“哼!你老實回答,你都教了他什么?”

        炎空回道:“我傳了他本派入門心法和基本的武功招式。但他身體柔弱,本源真氣一直沒有太多長進,我便沒有再往下教。”

        “那他體質陰寒你可知曉?”

        “自然知曉,正因如此,我才不敢多傳他修煉法門,怕他身體承受不住。”

        “這孩子聰明過人,我也是十分愛惜。如今我一直在給他調理身體,只是他這陰寒之體太難醫治,我還在努力想別的辦法。師兄莫不是懷疑我教他邪門道法?”

        “是與不是,你心里清楚!這娃娃體內陰氣日益增長,你若真在為他調理身體,又怎會是這般局面?!”

        炎空腦中思緒飛轉:“看來他還不知道幻陰真經的存在,我且先騙過他。”

        太清又道:“定是你囑咐他不可泄露所學邪術,這娃娃守信重諾,無論如何不肯吐露只言片語。他定是聽信了你這卑劣之人的花言巧語,你說,是也不是?!”

        炎空聽完,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師兄冤枉啊!”

        “你!”

        太清沒料到他竟然如此不顧顏面,甘心下跪。

        “真乃大大的冤枉啊!這孩子天資心性均是上佳,若非他體質有異,我早已傳他畢生所學。這幾年來,我的幾個愛徒相繼離世,我悲痛不已。幸得周辰海在旁相守。我才有了些許安慰。”

        炎空一邊說著一邊舉起袖子抹了抹眼淚。

        “我一心想要治好他的陰寒之病,好助他早日魚躍成龍。我已想盡辦法,只可惜仍舊抑制不住他體內陰氣的滋長。”

        “但我并未就此放棄,我打算過幾日下山尋求密法,等這孩子回峰后再行醫治。天可憐見啊!”

        太清尷尬不已,他朝炎空說道:“你先起來!一峰首座在人前下跪哭泣,成何體統!”

        “師兄信我不過,我起來又有何用?”

        太清沉吟片刻,說道:“好,我且信你一回。日后我若發現你有半句虛言,我便一掌斃了你!”

        “師兄盡管驗我!我若有半句謊話,好叫天火焚身!”

        太清見他發下毒誓,怒氣稍減。

        他接著說道:“眼下這娃娃陰氣大成,若是再治不好,便離死期不遠了。你給我想盡一切辦法,務必全力施救。你可聽明白了?”

        “師兄放心,我必當全力以赴!”

        太清冷冷地看了炎空一眼,轉身化作一縷青煙,消散在空中。

        過了許久,炎空才敢起身。他在院中呆立半響,忽的握緊拳頭,眼里閃過一絲陰狠。

        他喃喃自語道:“再有數月,我便可成功。到時候,就算太清老匹夫修為再高,我也可以還以顏色!”

        一個月后,竹林依舊劍光飛舞。不同以往的是,其中一側的劍光越來越盛,光芒隨著時間的推移越加耀眼。

        忽然間,另一側的劍光退卻消散,一個少年在漸漸散去的劍光中出現,靜靜地站立在一旁,此人正是覃簫。

        反觀越來越盛的劍光,當中一個俏麗動人的身影隨著劍光翩然舞動。

        劍光漸漸連成一片,凝成一個光球,在一陣平靜過后,化作數百道劍光四散開來,將周圍數十棵翠竹斬得稀碎。杜詩瑤在空中緩緩落下,面露喜色。

        “我成功了!追風逐影劍提升到踏燕境了,真是太好了!”

        杜詩瑤太過興奮,一個激動,整個人撲到覃簫懷里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

        才抱完便覺不妥,慌忙掙脫開來,滿臉尷尬。

        覃簫卻是面帶微笑,泰然自若,看不透他的心思。

        良久的沉默,兩人都沒有說話。

        又過了片刻,覃簫先開口:“如果你沒有認識辰海,如果你先認識的是我。或許,我們之間會有不一樣的故事。”

        杜詩瑤的心砰砰直跳,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罷了,人生豈會事事順心如意。杜姑娘,告辭!”

        “等等!”

        杜詩瑤叫住了覃簫。

        “我們還可以做知己,以后互相幫忙照應,也是極好。”

        覃簫笑了笑,說道:“如果你有需要,我還是愿意幫忙。但我不會和你做知己。我想要的不是知己。還有兩個月辰海就會回來,到那時,我便不再見你。”

        覃簫說完,大步流星而去。

        杜詩瑤看著他離開,心中竟然有些不舍。

        “我是怎么了?難道相處的這一個月,我心里產生了變化?”

        杜詩瑤就這樣靜靜地看著覃簫離去的背影,一動不動。

        遠處,還有一個人在安靜地看著,那個才滿十二歲,初經世事的稚嫩少年,杜元卿。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