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痕封魔錄在線閱讀 - 第二十九章《酒館異聞》

第二十九章《酒館異聞》

        下山路口處,玄火峰一眾巡查弟子已經集結。細細一數,加上周辰海和鐘語劍,黃衫弟子一共三十人,藍衫弟子十人,還有一位領隊的青衫弟子。

        這青衫弟子是個胖子,長得肥頭大耳,粗壯的四肢,圓滾滾的肚子。觀其面相倒是平和友善,臉上堆笑,眼睛瞇成了一條縫。

        青衫弟子帶領眾人一同下山,一路上大家邊走邊聊,好不熱鬧。聊天的過程中,周辰海也了解到,這位胖乎乎的青衫師兄名叫莫思凡,為人極是熱情。

        莫思凡的父母給他取了如此名字,是望其好生修道,不可思凡。可他確是思凡至極,時常想要下山游玩。

        這次由他帶領巡查弟子,大家可是有了福氣。以往的巡查隊下山都是直奔門派分舵。他可倒好,不疾不徐,帶著大家一路走走停停,游山玩水。

        落神山離安然城有數十里的路程,對于修道之人來說一個時辰綽綽有余。周辰海這一隊人馬卻整整走了一天。

        黃昏時分,火紅的晚霞漫過天邊,游走的行人被落日映紅了衣衫。一座繁華的古城出現在大家眼前——安然城。

        眾人在莫思凡的帶領下進入安然城。在城中走了有一刻鐘,穿過幾條街道,來到一處紅墻黑瓦的宅院。宅院匾額上寫著道安居。

        此刻,大門外已經站著一位青衫弟子。

        “莫兄怎么才來。師兄弟們都已經等的不耐煩了!”,那青衫弟子神色焦急,說話語氣頗有責怪之意。

        也難怪這位青衫弟子著急。他帶領著上一批巡查的弟子,一群人等著莫思凡來交接換崗。結果硬生生的從日出等到了日落。

        莫思凡到是一點也不介意,笑嘻嘻地回道:“近日暴雨,沿途遇上不少災民。我們秉承濟世救人的意志救助這些老百姓,這才來晚了些。還望師兄多多見諒。”

        莫思凡身后一群人聽得直翻白眼。

        鐘語劍對著周辰海小聲嘀咕道:“咱們這位莫師兄說起謊來可真溜啊。”

        雖然是謊話,但這一群人一路走來到處玩耍,爬樹掏蛋,捉魚戲水,弄得滿身污漬,倒還真像是去救助災民了。

        這兩人看來也是老相識,那青衫弟子拿這位滿臉笑容的胖子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兩人儀式性的對過門派口令,青衫弟子再把前期巡查的情況給莫思凡做了交待,便急匆匆地帶著上一批巡查弟子離開了。

        安頓完畢,莫思凡對著大家說道:“今日天色已晚,大家用過晚飯后就自由活動,巡查一事明日再說!”

        眾人聽了歡呼雀躍,有這樣一位師兄,任誰都會高興。

        晚飯過后,周辰海和鐘語劍換上便裝,出門轉悠。

        鐘語劍沒來過安然城,周辰海趁此機會帶著他去看看這安然古城熱鬧的夜景。

        下山前每位巡查弟子都分到了一些碎銀作為盤纏,雖不夠花天酒地,但玩樂一番卻是足以。

        周辰海帶著鐘語劍一路往古城最繁華的街道走去。

        夜幕降臨,天空被墨色浸染,一輪彎月悄悄爬上枝頭,灑下溫柔的薄紗。

        街道上燈火通明,人來人往。路邊小販在吆喝,酒館里客人飲酒行令,戲臺上戲子耍著大刀,花樓里歌姬唱著念奴嬌。

        古城中心,寬闊的不眠江橫穿而過,那里便是安然城最繁華的地方。

        大江寬百丈有余,兩岸布滿亭臺水榭,酒樓中歌舞升平。江中飄浮著數百盞精美的花燈,隨著溫柔的水浪輕輕搖晃。數只古色生香的畫舫撥開花燈,緩緩劃過。

        江心原本是一處被水流分隔的淺灘,人們用泥沙和基石將其壘高,在上面砌墻蓋瓦,建起一座座華貴的樓閣,最終造就了一座繁華的小島。

        兩座白色的石雕拱橋連接小島和兩岸。小島上坐落著安然城最大的妓院——醉春樓。

        周辰海帶著鐘語劍一路品美食,賞花燈,聽戲曲,玩得不亦樂乎。

        晚些時候,兩人來到江心的小島上,進了一間小酒館。

        酒館臨著江邊,兩人在二樓找了一桌靠窗的位置坐下,打算一邊喝酒一邊欣賞江景。

        店小二快步上前,滿臉憨笑的詢問道:“二位小客官,想要點些什么?本店最好的菜肴是清蒸鱸魚,最好的酒是俏花房。還有許多小菜,二位可以多點幾樣,嘗嘗鮮兒。”

        最好的酒,最壞的酒,不管是什么樣的酒,這兩個青澀少年都沒喝過。

        這也是他們第一次來酒樓,兩個少年在好奇心的驅使下點了一小壺俏花房,各自斟了一小杯,酒水入杯,清香四溢。

        “干杯!”

        “噗哈!”

        兩人一同舉杯,一同飲下,一同吐了出來。

        “辣死你鐘大爺了!”

        一旁的店小二忍不住笑了出來。

        鐘語劍聽見笑聲心里有氣,對店小二嚷道:“笑什么,你這酒怎么有辣味兒,真難喝!”

        那店小二也不生氣,依舊微笑著走上前來,說道“二位小客官想必是第一次喝酒吧?很多人第一次喝酒就是這般模樣。融我給您說說這其中的緣由。”

        “這酒呀有辣的也有不辣的,相同品質的酒,酒勁越烈的越辣,但是酒勁差不多的酒,品質越好的反而越柔和。”

        “那些酒勁十足卻又品質優良的好酒,觀之清澈透明,聞之清香優雅,品之柔潤豐滿,余味綿長。真正的好酒,并非只有一個烈字,還要既純且香,入口微醺。正所謂烈純香醺,四品皆全吶!”

        “本店的俏花房已經是上佳的好酒啦,酒香沁人,入口輕柔。只是呀,二位小客官沒喝過酒,這輕微的辣味已算是很難應付了。不過沒關系,二位慢慢來,多喝上幾口,你們就會喜歡上這滋味啦。”

        “那這城里還有更好的酒嗎?”,周辰海問道。

        “那當然,這城里有一種酒那是美名遠揚,許多外地人都慕名而來。酒名喚作仙人醉,這名字更是來得有趣。”

        “哦?如何有趣法,小哥可否說來聽聽?”周辰海問道。

        那店小二來了興致,侃侃而談:“相傳三千年前,有一個衣著破爛不堪的老道士打安然城經過,忽聞到一縷甜美的香氣,他跟隨香氣一路尋去,到得一處酒坊,發現這香氣竟是酒壇里的酒香。

        這位落拓滿身的老道士厚著臉皮向酒坊的主人討要一杯。

        酒坊的主人是位老婦人,為人心善。雖然眼前是個衣衫襤褸的道士,但她并不介意,還給了老道士整整一壺酒。”

        “老道士接過酒壺,細品一口,忽然一陣驚愣,繼而朗聲說道‘好酒!好酒!好酒!如此美酒,宜當痛飲三百杯!’,說罷高舉酒壺,酒水嘩嘩灌入口中。一頓狂喝豪飲后,酒壺里滴酒不剩。”

        “老道士臉泛紅光,腳步虛浮。老婦人看他搖搖晃晃,想要伸手攙扶。卻見老道士騰的一聲飛上百丈高空!在空中揮劍起舞,舞出一道道巨大的劍光,嘴里還高聲喊道‘好酒!好酒!’。”

        “聲音洪大,驚動了城中的百姓。大家看著天上舞劍的老道士,都奉為仙人,跪地叩拜。這仙人醉的酒名也就由此流傳下來了。”

        聽到這兒,周辰海和鐘語劍對視一眼,心照不宣。這道士恐怕不是什么仙人,應該是修為高絕的修道之人。那揮舞出的劍光應該也不是普通的劍光,只怕是威力絕倫的劍芒。周辰海忽然想起杜詩瑤給他說過的落魄道士。

        他心道:“會不會是同一人呢?”

        這念頭剛起,周辰海便自嘲的笑了起來。一個是幾年前出現的道士,一個是三千年前的道士。道士修為再高,也不可能活上三千年。自己這個念頭過于荒唐了。

        “敢問小哥,這仙人醉在哪兒能找到?”,鐘語劍的口氣好了很多。

        店小二回道:“這酒處處都在叫賣,但只有醉春樓的酒才是真正的仙人醉。仙人醉可是非常昂貴吶,我們這些小老百姓是喝不起的。”

        “醉春樓?那是什么地方?在哪兒?”

        鐘語劍已經著了迷,哪怕喝不到仙人醉,聞一聞也是好的。

        “醉春樓可是城里最大的妓院,就在這江心小島上,離這兒也就隔了兩條街。不過呀,二位小客官年紀太小,想要去這醉春樓怕是不合適吶。”

        周辰海和鐘語劍被說得臉上一紅,不再做聲。

        這時,坐在一旁的一位客人接過了話茬:“這有什么,不進去便是。在門外看看歌姬,聽聽彈唱,聞聞酒香不也挺好?更何況這醉春樓的柳清夢今晚要在樓臺出現,能見到她的身影,這輩子都值了!”

        又有客人說道:“是啊是啊。聽說她今晚又要當眾許愿了。要是能達成她的愿望,就可以與她共飲仙人醉。很多有錢的公子哥兒都爭相助她實現愿望,只因她實在是長得太美了!”

        “柳清夢是誰?”,周辰海問道。

        這話出口,倒引得周圍的客人開懷大笑。

        那店小二趕忙解釋道:“也難怪二位小客官不知道。這柳清夢是去年醉春樓新晉的花魁。”

        “她可是百年不遇的美人兒,名聲在外,這許多人來安然城除了為酒,還為了她。如今她才年滿十五,還是個小姑娘,但已經美若天仙啦。”

        “她有一個特殊的喜好,那就是每過一段時日,她便會在醉春樓二樓觀景臺上出現,然后說出她的愿望,只要能實現她愿望的人,就能和她共飲仙人醉。”

        “只是一起喝酒嗎?不干別的嗎?”,鐘語劍不懷好意地問道。

        那店小二也是個俏皮的人,他回道:“喲!小客官還想干點別的吶。這柳清夢可是賣藝不賣身的,她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歌舞更是雙絕,但卻是清白之身。”

        “實在是她太過美貌,若是能與她共飲仙人醉,哪怕為她散盡千金,那些富家公子和達官貴人也是心甘情愿。”

        周辰海也是好奇心上來,接著問道:“那她什么時候會許愿?”

        “她許愿的時間并沒有一個準確的信兒。但只要她想許愿了,就會讓她的丫鬟提前一天在醉春樓的觀景臺上,掛出一盞繡著柳字的花燈,到得第二晚亥時一刻,她便會在觀景臺上說出她的愿望。好巧不巧,昨兒一早,花燈就出現啦。”

        此時樓外傳來了打梆報時聲,一大批客人陸續往樓下走去。

        那店小二對周辰海和鐘語劍說道:“現在正好亥時,想去的話就該動身了。”

        兩個少年互相看著對方。

        周辰海說道:“喝仙人醉嗎?”

        “喝!”

        “看美人嗎?”

        “看!”

        兩人會心一笑,留下酒錢,并肩朝樓下走去。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