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痕封魔錄在線閱讀 - 第二十六章《兄弟相聚》

第二十六章《兄弟相聚》

        只見眼前的翩翩少年正看著周辰海,臉上泛著醉人的微笑。少年的身高比周辰海高出一寸,眉清目朗,衣冠楚楚,豐神俊秀,竟是個絕佳的美男子!

        周辰海與少年對視,也不禁喜笑顏開。他上前一把抱住少年。

        “五哥!”

        “辰海!”

        “三年不見。”

        “是啊,都三年了。”

        此人正是周辰海的五哥覃簫。三年前同樣被帶上落神山,一直在周青云座下修道習武。如今憑借天縱之資一舉升為青衫弟子,這才得以離開磐石峰,前來約見周辰海。

        兩人都難掩內心的激動。明明相隔不遠,卻是三年才相見。兄弟二人不知有多少心里話想要述說。

        “等等!”

        鐘語劍突然站出來打斷了二人。

        “什么五哥?你們這是怎么回事?你們把我都弄暈了。”

        不只是鐘語劍,一旁的杜家姐弟倆也都看得腦袋發懵。

        方才還在和杜詩瑤斗得不可開交的少年,如今卻成了周辰海的五哥。換了誰,一時間也無法接受。

        周辰海難得見到覃簫,竟忘了身邊還在戒備覃簫的三人。不過就連周辰海也不明白,為何覃簫剛現身便動武。

        覃簫面帶淺笑,不疾不徐的給他們做解釋。

        原來覃簫剛升格青衫,心中技癢,實在想找人比試。他此次探訪周辰海,剛好試一試辰海的修為。不曾想殺出個杜詩瑤,他一時興起,便故意不露身份,和杜詩瑤來了一場較量。

        聽了解釋,杜詩瑤余怒未消。覃簫不過才當上青衫弟子,一番比斗下來竟然略勝一籌。

        杜詩瑤雖說成為青衫弟子也不過半年,但實力在青衫弟子中已不容小覷。沒想到今日敗在一個初升青衫的少年手上。

        杜詩瑤本想發作,可她抬頭看到覃簫那張無比英俊的面龐,不知怎的,竟生不起氣來。

        “天底下竟有如此俊秀的男子。”,杜詩瑤不禁心中感嘆。

        晚間,兄弟二人促膝長談,互相述說這三年來各自的生活。

        覃簫這三年一直心系父母。他為了早日有資格下山尋找父母,一直刻苦修煉,如今修為已在煉神還虛之境,且隱隱有踏入破虛境的跡象。

        修道一途的九大境界,煉精,煉氣,煉神,破虛,合道,凝元,定山,融海,開天。他們這幾人里,只有覃簫和杜詩瑤處在煉神境。鐘語劍堪堪破入煉氣境,而杜元卿和周辰海仍在煉精境徘徊。

        煉精境的修士和民間小幫小派門下普通弟子相差無幾。煉氣境的修士則已打通任督二脈,在民間已算一等一的高手。

        若是到得煉神境,真氣貫通周身大穴,在民間已可做一派之主,稱霸武林。若到了破虛境,修煉者便算脫離了凡人的范疇,只是尚無法御劍飛行罷了。

        周辰海的武功招式小有所成,劍法更是精湛無比。加上自己有些小聰明,若是與煉氣境的修士較量,尚有周旋的余地。

        倘若遇上煉神境的修士,免力支撐一時半刻已是不易,想要取勝那是絕無可能。他兩次對上杜詩瑤和覃簫這樣的煉神境修士,都是頹然落敗。這便是最好的例證。

        武功招式不過輔助,沒有雄厚的修為支撐,再多的招式也是無用,體內真氣不足,許多招式也無法施展。

        周辰海一身的陰寒之氣存于身體各處,卻不能煉化,更不能周天流轉。本源真氣無法貫通周身穴道,經脈閉塞無法連通,聚集再多陰氣也是無用。

        可周辰海手里那半部幻陰真經只教了他如何快速地凝聚陰寒之氣,卻沒有說如何煉化。若是周辰海身體里這股渾厚的陰氣能夠為他所用,或許他能先覃簫一步,踏足破虛境吧。

        三年時間便聚集如此渾厚的陰氣,這要是讓落神門的人知道,怕是要將他視為邪魔歪道。而這一切都歸咎于地藏鬼璽和那半部奇書。

        如今的周辰海不但修為無法突破,還要每隔一段時日由炎空為他運功護體,當真十分憋屈。若非炎空說過,只要他堅持下去,日后定可一舉破入至高境界,只怕他早已放棄了。

        想到這里,周辰海不禁嘆了口氣。

        “何事嘆氣?”

        “沒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瑣事,五哥不必擔心。”

        周辰海笑了笑,接著道:“五哥,以你現在的修為只怕不久就可以下山歷練了吧。”

        覃簫眉頭皺了皺,“那可不見得,煉神還虛,破虛合道,從煉神境到破虛境便算踏出了凡人的領域。七天七夜,不食五谷,終夜不寐,也不覺饑餓乏累。這可是一道難以逾越的鴻溝。”

        “說不好,三五年過后,修為也未必有寸進。若是真能下山就好了。我便可以去調查父母親的下落了。”

        “不知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可行。”,周辰海道。

        覃蕭道:“我倒未曾發現,你我二人今后多想想,若是有了頭緒,我們再一同商議。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峰,咱兄弟二人改日再聚。”

        兩人相擁作別,覃簫轉身便要離開。

        走出不遠,覃簫停下腳步,忽然轉過頭問道:“辰海,我看那杜姑娘與你關系非同一般,她是你什么人?”

        這話問得周辰海有些愣然,他沒想到覃簫回頭竟是問這樣的問題。

        周辰海哈哈一笑,“那是我未來的小娘子。”

        “能有杜姑娘相伴,真是你的福氣。”,覃簫微笑著說道,說完便轉身大步而去。

        轉身離開的覃簫,笑容不見,一張英俊瀟灑的面容暗淡了下來:“他雖修為遠不及我,卻有如此佳人陪伴在側,我又有什么呢?不過孤苦一人罷了。”

        幾天過后,周辰海苦思下山之法而不得。漸漸坐不住,便想出去散心。此時正是正午,午飯的時辰,周辰海出門不久便碰到往膳食房狂奔的鐘語劍與杜元卿。

        “快走快走,再晚些就只能吃剩飯了。”,兩人拽住周辰海一同狂奔。

        “干嘛干嘛?放開你周爺爺,我沒心情吃飯。”

        鐘語劍道:“吃飯都不急,腦子進水了。”

        杜元卿道:“有飯都不吃,腦袋裝屎了。”

        “好好。我去還不行嗎,快放開我。”

        這兩人可不管,依舊拽著周辰海朝膳食房奔去。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