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痕封魔錄在線閱讀 - 第八章《落神宗祠》

第八章《落神宗祠》

        古城北面數十里外的落神山,清幽寧靜,像一個置身事外的老人,盤坐在天地間,愜意地閉目養神。

        落神山中心的登天峰巍峨陡峭,后山高聳入云。曾經被天虛道長劈開的前山斷口,經過三千年的歷史演變,已然不復當年模樣。那平坦如鏡的斷口上坐落著層層疊疊的古老殿宇。斷口正前方是一片長寬兩百米,由精美大理石平鋪而成的廣場。

        廣場正后方則是一片金碧輝煌的宮殿。殿宇修建得恢宏大氣,極盡奢華,木雕,石雕,玉雕,金鑲等精美的工匠藝術隨處可見。

        就在這片大殿深處,一座殿宇雖然不大,卻顯得莊嚴神圣。

        這座殿宇正前方矗立著兩根玉柱,玉柱上各雕刻著一幅圖畫,左邊一副刻的是一個閃著耀眼光芒的長劍墜落到一座山峰的峰頂,將山峰劈成兩半。右邊一副刻的是一位老道人手持長劍在天空中揮舞,劍法圓轉如意,瀟灑自如。這兩幅刻畫,筆法細膩,線條流暢,將畫上的內容描繪得栩栩如生。

        殿宇正門,一塊金邊裝飾的匾額,高懸于正門門楣,上書四個金色大字“落神宗祠”,字跡蒼勁,熠熠生輝。

        殿宇分正廳,左右偏殿,后殿。正廳前門為四扇開間,用的是上等紅木。盡顯祠堂的沉穩肅穆。

        殿宇正廳上,一副古畫掛于大廳正上方,上面畫著一個身著白袍的老道人,仙風道骨,氣宇軒昂。

        古畫下方一座花雕玉臺,玉臺上擺放著一個個靈牌。靈牌前方點燃著數十支白蠟燭。蠟燭圍著一個青銅香爐,香火不斷,青煙直上。

        就在這正廳上,五個身著紫色金絲道袍的道人站在大廳的正中央,一動不動,神情平和自然。

        花雕玉臺前方站著一個身穿白色金絲道袍,頭發半白,留著長須的道人。他手捧三柱清香,舉至前方,雙目緊閉,口中輕聲念叨。

        “落神門第十五代掌門太玄,攜各峰首座,前來祭拜天虛祖師和歷代掌門,今日乃祖師爺開山創派之日,請祖師爺和歷代掌門保佑我派繁榮昌盛,萬世不朽。”

        說罷,道人三作揖,然后畢恭畢敬地將三柱香插在青銅香爐中。這位道人便是當今落神門的掌門——太玄真人。

        如今的落神門共有七位首要人物,除登天峰以外,六位頂尖高手分列各峰首座。登天峰則由太玄真人親自掌管。門派等級按照道袍顏色區分,門下弟子按由弱到強排列,分為黃衫,藍衫,青衫。長老為紫杉,首座的道袍則在紫杉衣邊上縫了一道金絲,掌門則是白袍。

        上香后,太玄真人靜靜的凝視著祖師的畫像。廳外幾道破空之聲向起,數個穿著青色道袍的年輕人走了進來,眾人向掌門以及諸位首座行禮。

        領頭的年輕人看似不過二十出頭,一身青衫飄逸出塵,舉手投足皆溫文爾雅,身材高挑,慈眉善目,俊朗非凡,竟是個難得一見的美男子。他朗聲道:“參見師父和各位師叔,下山巡視的眾弟子都已返回落神山,我等幾人前來稟報情況。”

        太玄真人道:“如實說來。”

        “啟稟師父和各位師叔,安然城外交戰者身份已調查清楚。乃隱匿多年的天道宮七杰與魔界高手。我等趕到時,雙方已然消失。周師叔沿蹤跡跟去,我們修為太淺,追趕不上,只能先行回山稟報。”

        “與魔界高手一同前來的還有一人,乃噬魂書生江天玉。此人與一眾魔界手下在安然城附近出沒,殺害無辜百姓,燒毀村莊,似在搜查某樣物件。所幸我落神山弟子一路清掃,已將魔界手下驅逐干凈。”

        “繼續帶人調查,務必查清魔界此行的目的。”

        “謹遵師父之命。”

        太玄真人轉身對眾人道:“今日祭祀已成,各位隨我出殿吧。”

        眾人一同走出殿外,正要散去,忽見一孩童依靠在玉柱旁昏迷不醒,這孩童竟是周辰海。

        那年輕人上前說道:“魔界此番前來,殺孽無數。不少孩童無家可歸。我吩咐各位師弟將這些孩童帶回山門。這男孩兒是我們回山路上發現的,附近有打斗的痕跡,這男孩一直昏睡不醒,我們趕來稟報,尚未及將他安頓。”

        太玄真人聽罷,點了點頭。他走到辰海身前,俯身拉過他的小手,探了探他的脈象。

        就在太玄真人伸出手時,周辰海掛在胸口處的玉璽似乎受到了刺激,悄無聲息的隱沒到了他的身體里。

        “身體無甚大礙,你將他留在這里,我與你幾位師叔商討一番。你們幾個退下吧。”

        “謹遵師命。”

        年輕人走后,太玄真人與眾首座開始談論。其中一位首座是名女子。觀其相貌,已是中年,但依舊美艷無比,風姿綽約。

        這女子笑著道:“掌門師兄,你這徒弟可是越來越厲害啦。長相英俊,處事得體,修為又是極高,將來可是落神門的頂梁柱呀。”

        “水寒師妹過譽了,這小子能成什么氣候,別給我添亂就行。”嘴上雖這么說,太玄真人還是忍不住露出些許欣慰之情。

        “還是說正事。炎空師弟,你玄火峰的門人太少,你的關門弟子最近又因病過世。我想讓這孩童做你門下弟子,你可愿意?”

        炎空道:“聽從掌門師兄安排。”

        太玄真人道:“我方才把脈,發現這孩童體質極其陰寒。師弟你對火道研究甚深,就勞煩你照看了。畢竟是我們沒能守護好山下百姓,讓這孩子受累了。”

        炎空微微一愣:“體質陰寒?掌門師兄放心,我將這娃娃帶回玄火峰后,定當盡力醫治!”

        “那就有勞師弟了!”

        太玄真人道:“今日就到此為止,散了吧!”

        眾人聽從掌門指令,盡皆散去。只剩掌門一人還在祠堂門外。

        片刻之后,天空上,一位同樣穿著紫色金絲道袍的道人御空而來。落至祠堂正殿門前。

        “見過掌門師兄。”

        “周師弟不必多禮,可有查到你弟弟的下落?”

        “哎,終究是來晚一步,方圓百里我都探查過了,沒能找到一絲蹤跡。可惡,若是我弟弟有個三長兩短,我定要與魔界斗爭到底,至死方休!”

        太玄道:“既然沒有蹤跡,那就還有生的希望。吉人自有天相,你也不必太掛心了。這幾天先靜一靜,日后若你還想下山探查,我便由你去。”

        “遵掌門師兄之命。”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