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天在線閱讀 - 第二卷 血淚美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 預見

第二卷 血淚美人 第一百一十三章 預見

        聲響是一艘巨大的渡船,很大,非常的大,而且它的樣子看起來也不完全像是一艘渡船。

        “這是……一只魚嗎?”唐謙只是剛剛從屋中越出,爬上了賀家大院的院墻,就不動了,夏語冰和一生和尚緊隨其后,夏語冰看到之后不禁感嘆。

        這是一只活生生的魚,和那些在水中可以看到的金鱗其實相差不大,唯一的差別在于體型,這是一只鯉魚,可是它上面修建了亭臺樓閣,甚至有一些山石,夏語冰有些不確定,不過她隱約在這只魚的鱗片之間看到了水流,這只魚在不出現的時候或許會在某處山澗中休憩,所以它的身體有很多地方都被泥土包裹——說是泥土是如果這是一只正常大小的鯉魚,可是在這只魚身上那些土塊就是小山。

        “你猜猜這是哪家的?”唐謙問道,然后他自己就已經回答了:“最有可能的就是正一,鯉魚或可化龍,又親水,本身就有一定的道理——我說的是正一教的那個道,理。”唐謙聳了聳肩:“而且我猜萬花宗不會如此招搖。”

        然后他們就聽到了一個悠遠的鈴聲,這種鈴聲其實唐謙聽到過,是在司馬那輛之后再也沒有出現過的馬車上,八角鈴鐺,這聲音很像,可是更大,因為此時此刻整個神都都能夠聽到。這是一輛巨大的馬車,車架前面沒有馬,卻自己向前前行著,馬車的車架上掛著兩個鈴鐺,正是那八角鈴鐺,唐謙對于這個鈴鐺之前其實不是很了解,后來在五年中又一次看到相關的古籍,才略微知道一些。

        這是乾坤鈴鐺,八角在外,外方內圓,其實是一種上古時期的小東西,專門用來定位不同的空間,就像是酆都和云州兩地,之間的定位,如果有八角鈴鐺和一個可以破開空間的法寶——比如說一具非常好的車輦,那就是專門用來旅行不同空間的絕佳的座駕了。

        可惜這種車輦現在幾乎不可見了,只有一些八角鈴鐺留存,唐謙認為當時的司馬就是通過這個八角鈴鐺研究出如何定位空間的,可惜現在他就算是想要問一問司馬,也沒有人回答他的推測是否真實。

        而八角鈴鐺另外的作用和現在的一些清心鈴鐺是一樣的,能夠讓修士的心神安定,利于修行——這種鈴鐺最大的作用現在反而沒有人去用,而是最細枝末節的笑用途,被人津津樂道——畢竟在中州,有一些很有趣的風氣。

        一生和尚和夏語冰提過,最常見的一個就是喜歡“大”的東西。

        這個東西夠大,比如能夠讓整個神都都聽到,那這個就是好的,這不是大夏風氣,而是整個中州都有的一種奇怪氛圍。

        唐謙不喜歡,可是也沒有辦法。

        這馬車已經到了城外,它是如此的大,唐謙他們只是站上了賀家院墻就能夠看到這像是一個小城池一樣的馬車。

        夏語冰簡單的估算了一下,如果有八架如此馬車,就能夠等同于一面神都城墻。

        馬車上雕花精致,甚至隱約可見其中另有乾坤,唐謙去過司馬的馬車,其中好像有另外一個世界,是有另外一個空間的,更大,更寬敞,而這馬車顯然也是如此。

        “這個才是萬花宗。”唐謙不禁說道。

        因為好像要應和唐謙說的這句話,又好像是已經要撞上城墻了,那馬車倏地騰空而起,輪子之前被修士法力鋪就了一道鮮花道路,花瓣在馬車走過之后緩緩的消散,而這條道路遙指空中最高的那鯉魚渡船。

        唐謙笑著說道:“一個個的都是吃了什么不對勁的東西來的嗎,各個都這么喜歡顯擺自己。”

        這的的確確就像是顯擺,好像是在彰顯實力,或者是彰顯自己宗門多有錢。

        一共五家,第三家到的卻是那布衣幫。

        一種布衣相師,從城中各處出現,然后相繼踏空,向著高空而去。

        “評花在此,歡迎諸位到來。”這個聲音唐謙沒有聽過,但是總會有人聽過,這個人唐謙沒有見過,可是他知道這人一定是長生仙人的又一層身份。

        一個宮裝女子站在空中,她臉上有一個斗笠,斗笠和宮裝,好像很不搭配,可是再她身上的氣質,讓她站在那里,好像就是合理的。

        她已經站立在了大魚旁邊,隨手一揮,空中竟然出現了一處若隱若現宛若海市蜃樓的亭臺樓閣,若隱若現,這片亭臺樓閣是如此的大,好像堪比半個神都。

        這就是評花榜的場地,那鯉魚渡船停在半空,要是動彈一下其實是很巨大的動作,可是也緩慢一些,反而后來的馬車更快,先一步已經到了那片懸浮在空中的樓閣之前,然后就像是撞入了一層水紋,消失不見,那大魚低吼一聲,整個神都都在震顫,看來是有些不滿。

        “他們一個個的真無聊啊。”這個聲音唐謙聽到之后一機靈,因為這個聲音昨天出現的時候,他們正在神都街頭一同行走。

        是長生仙人。

        只不過是真面目的長生仙人。

        唐謙回過頭來之后就發現她也坐在這院墻之上,唐謙很吃驚,因為旁邊還有一生和尚,還有夏語冰,可是長生仙人將自己保護了這么多年的樣子竟然就如此暴露出來?

        唐謙不懂。

        可是長生仙人卻努了努嘴:“你看。”

        天地靜止。

        這是修士修為近乎通天的時候才能夠做到的,在云州的時候,遁甲一派通過陣法也能夠做到,可是長生仙人的范圍更加的大,而且更加的隨意。

        夏語冰和一生和尚都不能動了,唐謙低頭一看,自己的衣襟上多了一個自己沒見過的符文,這或許就是自己還能夠動彈的原因。

        唐謙先開的口:“你在這里做什么?”

        長生仙人嘆了口氣:“都說你不要離這么近了。”

        唐謙不懂。

        長生仙人剛剛還坐在唐謙不遠處,此時已經和唐謙臉貼著臉了,鼻子和鼻子之間好像都不能有任何的距離,略微矮一點的長生仙人漂浮半空,看著唐謙,唐謙能夠清楚的感受到眼前這個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女子的呼吸——她原來也是要呼吸的。

        長生仙人說道:“這個時候能見到一個朋友挺好的。”她回過頭,指了指那巨大的鯉魚。

        唐謙順著手指看到了那鯉魚的魚鰭的位置,有一個黑點,很不起眼,可是那鯉魚千百年都沒有任何變化的鱗片竟然正在以一個非常緩慢的速度,腐化,干枯。

        長生仙人的法術不是完全能夠定住這一切的,所以她又感嘆了一句:“這一刻如果再長一些,就好了。”

        唐謙趕忙問道:“怎么了?”

        長生仙人竟然很灑脫的又轉過頭看向唐謙:“這是一個設計我的局——很大,比你眼睛能夠看到的部分還要打,還要復雜,而光是眼前的這一切,我所會的很多法術已經盡數施展,可是卻沒有用,比如那鯉魚馬上就會無比痛苦,因為這和那些襲擊渡船的奇怪情況是一樣的,就算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它們’吞吃法力,吸食精氣,生機,或許是某種法術,或許是某種上古異種,所以那只鯉魚會失控,我會上去施救,要不然這東西砸到了神都

        ,再跳兩下,翻個身,神都或許就不見了,大夏王朝的皇族估計也能死個一干二凈。”長生仙人指了指一個方向。

        那邊是一座皇宮,朱紅色的墻壁,金碧輝煌的大殿,此時在那空中的亭臺樓閣相映襯下,顯得有些土里土氣,甚至有些老舊。

        而現在一輛金色的,尋常大小的馬車正從其中飛出,里面坐的一定是當今大夏的皇帝,評花榜,不只是修士的盛事,凡人亦可參與其中,對于大夏王朝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情,能夠見到如此多的修士,對于王朝來說有著不可估量的好處。

        馬車停頓著,長生仙人接著說道。

        “所以我一定要先一步把這頭大笨魚送到我的那片樓閣中去,那是一片小天地,我自己的,不過不需要我在就可以張開。而此時對于我的手段就要開始了,避無可避,因為冥冥之中氣機自有牽引,我也不知道他們從哪里找來的古怪玩意,可能是什么上古修士的遺址吧,反正是一支箭,我自己掐算的是一支箭。”

        長生仙人好像是在說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我會死。”

        唐謙想要說話可是卻說不出,是長生仙人用法力封住了他的嘴巴。

        長生仙人接著說道:“我知道你可能會告訴我一些你逃命的辦法,比如身外身,我能夠修出三百二十七具身外身,可是那一箭足以破壞我體內生機平衡,生死之間,非生既死,我所謂的長生的法力都會換化為殺死我的毒藥,那是必中的一箭,所以就算是我用分身逃命,又能夠逃多遠?”

        她說的是自己的生死,卻是如此平淡。

        長生仙人笑著說道:“我想應該是已經有了定數,這種事情別人會算,我也會算,而且我們算的都很準,事情已經確定了,就算是我逃離的比我的法力更快,這個時候城中已經有了整整三位和我境界相似的修士,平時好說一些,但是從那大魚翻轉開始,我身體狀況就不可能和他們一戰——不過他們要的就是無聲無息的殺了我,他們知道長生仙人和評花榜舉辦者評花乃是一人,可是只是少數,一會我也不會和他們大戰一場,避而不戰的是他們不會是我。”

        “他們需要我突然消散,這是長生仙人經常做的事情,就算是發生了也是我走了而不是我死了,他們的存在只是在出現那萬一的變化的時候再出手。”

        一切的開始都是那只魚。

        這就是所謂的因果。

        如果長生仙人不去管那只魚,大魚翻身,神都傾覆,這些因果大概都要算在評花榜舉辦者,也就是長生仙人身上,凡人生滅亦是生滅,所以這會很糟糕。

        就像是唐謙那個時候會因為殺了司馬而遭受雷劫,長生仙人這么重的因果或許也會如此,她從未經受過雷劫,于是乎如果過了雷劫,依然是必死之局,三個同境界的修士在等著她。

        唐謙發現自己能夠說話了,這說明長生仙人要走了,唐謙只是問了三個字:“為什么?”

        長生仙人笑了,說的不是大夏官話,而是有些偏遠的方言:“你還是我認識那個腦殼蠻聰明的娃子嘛。”她低語一聲:“修士一生,殺人被殺,都是自然而然。”

        她的法術同時限制著那三個同境界的人,已經很吃力,尤其是那巨大的鯉魚,太大了,所以若是翻身,便是無法繼續限制,她拍了拍唐謙的肩膀:“漫漫長路,自當遠行。”

        說完,她的身形就已經消失不見。

        再出現時,她已然是那個白衣兜帽的長生仙人。

        在大魚旁。

        (本章完)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