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一劍畫天在線閱讀 - 第二卷 血淚美人 第一百零四章 蘇澤的劍

第二卷 血淚美人 第一百零四章 蘇澤的劍

        門外是一個少年,這少年劍眉挺立,眼神也很犀利,他整個人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柄劍,他的劍沒有出鞘,但是周圍竟然已經流轉了無數的劍氣。

        這是一種氣象,就像是有的人出生的時候就會天降甘霖,然后此人若是修行水行法術自然事半功倍,而眼前這個少年,在劍這條路上,注定走的更遠。

        唐謙卻一點都不想和這個少年打。

        少年也不會給唐謙選擇打還是不打。

        少年聲音很冷,就像是他的人:“你用劍?”

        他沒有問唐謙是否見過華素問,什么時候見過華素問,見過華素問之后做了什么,直接問唐謙的劍。

        唐謙卻好像不想要順著少年的話語說,唐謙說道:“我和那素問姑娘一起呆了一整天。”

        少年腰間跨劍,單手已經握住劍柄,右手,此時右手青筋暴起。

        唐謙雖然不知道這個少年劍道如何,可是心性有些一般,雖然在另外一些人看來可能這個少年的心性鋒銳的好像是一柄已經出鞘的劍,可是唐謙總感覺這種人用劍,總是差一點。

        所以唐謙繼續說道:“不過我什么都沒做。”

        少年的眼睛微微瞇起,就像是盯住了獵物。

        唐謙現在的模樣就好像是這輩子都沒有說過謊話一樣,一五一十的說道:“我只是盯著她看了一整天,什么都沒有做。”

        如果一個男人說自己和華素問待在一起一整天還什么都沒有做,這一定是假話,不管少年是不是喜歡華素問,都一定會如此想,可是他卻不知道唐謙說的是實話。

        所以少年只有出劍。

        他的劍沒有拔出來,卻已經橫在面前,他的雙手很穩,雖然生氣,可是手中劍不會因此顫抖。

        不動如山,動,就如同雷霆。

        他冷聲問道:“你用劍?”

        你若用劍,我就用劍殺你,你若不用劍,我也不用劍殺你。

        這少年實在是太過像是一個劍客,聽說他也很有劍客的本事,再修行個幾十幾百年,說不定還是個劍仙呢。

        華素問的要求,他是第一個完成的。

        唐謙嘆了口氣,所以他也拿出了自己的劍。

        少年的劍眉立了起來:“這是劍?”

        唐謙眉毛也立起來:“這怎么不是劍了?我說你這小小年紀,見過多少劍?這劍來頭大著呢!”唐謙好像突然變成了一個修行路上走了很遠的前輩,非常認真的教訓道:“劍這種東西呢,外表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這柄劍能承受多少,還有用劍的人能夠給這柄劍多少。”

        唐謙說道:“最末尾的才是這柄劍到底是什么品秩,有無神通法術附加其上,再就是這神通法術是不是和主人的修為劍法相合?劍術高低能夠相配?”

        劍很繁復,至少唐謙說的很反復,可是也可以很簡單。

        比如少年實在是不想繼續聽下去,所以他唯有出劍。

        這柄劍宛如一汪秋水,劍出,深秋便已經到了,唐謙眉頭一挑,這一劍到來,說不定之后自己就是秋后寒蟬,生機斷絕。

        好劍,也是好劍法!

        唐謙心中不禁為這個少年喝了一聲彩,劍法和劍都是上乘,可是出劍還是心急了一些,這柄秋水劍是一柄很出名的劍,不是天下僅有一柄的,可是整個四方界也不會超過五柄。

        如此名劍加上藏劍劍鞘的效果,本應該更加的快,威力更加大一點的,可是這少年雖然劍法到了,但是對于自己的秋水劍掌握還是差了一點點,沒有辦法在藏劍劍鞘威能發揮的一瞬間將自己的劍遞出——

        這藏劍劍鞘的威能等同下降了五成,因為秋水劍到的時候藏劍孕養的威力已經散去很多。

        唐謙的劍后發先至,只是一柄破鐵片的破劍竟然已經停留在了少年秋水劍的必經之路上,這讓少年的臉上多出了一份吃驚,可是轉瞬之間取而代之的就是狠辣——就算是唐謙的劍擋在了自己的劍前面又如何,秋水劍以鋒銳著名,只是斬斷唐謙的這柄一看就是凡鐵破劍實在是簡單。

        唐謙的劍甚至連修士的制式飛劍都不是。

        畢竟很多修士手中雖然沒有趁手的名劍,可是還是會購置一些等同于常見的法寶的飛劍。

        火星四濺,明明是一柄破劍,可是竟然擋住了秋水。

        唐謙笑道:“只是如此你那句話可就完成不了了。”

        殺不了唐謙,不管之前這少年蘇澤殺了多少人,或者之后殺了多少人,都不算是完成了自己的話語,有的時候修士看中面子,比生命還要重要。

        所以少年面色漲紅,右手放開秋水劍,貼身按住了唐謙的手,然后左手食指中指伸出,這叫做劍指,是常見指揮飛劍的法訣,秋水劍比剛剛被少年拿在手中的時候更快,出劍速度和角度也更加的刁鉆,唐謙這一次卻連劍都不用,他也沒有掙扎,持劍的手被蘇澤按住了就按住吧,他只是輕微的側頭,腳下步伐變化,竟然將少年自信殺人于百步之外的飛劍手段盡數躲開了,就像是他早已經知道了少年要如何出劍一般。

        唐謙不認識蘇澤,也不認識蘇澤的師父,更沒有偷偷的了解或者是見過蘇澤的劍法,可是竟然能夠看破蘇澤的劍,這只有一種可能,蘇澤也想到了這唯一的一種可能。

        唐謙的劍術太高,劍道走的太遠了,蘇澤的劍法,變化,都已經了然于胸,當看過了太多的劍,那不論看到什么劍,都只是劍而已。

        比如這套蘇澤自己很有心得的秋水劍法,講究的就是快準狠,然后配合秋水劍絞殺生機的特點,只要中了一劍,那接下來的每一劍都會緊逼要害,也就是只要有一點點優勢都會被蘇澤無限的放大。

        可是唐謙連這個一點點優勢都不會給蘇澤,蘇澤瞬息間已經出了接近百劍,唐謙提醒道:“不然你假裝沒有來過這里,然后我們假裝誰也沒見過誰,你之后原意殺誰我也管不著,你可以先留著我,然后等到哪一天你的劍道夠遠了,劍術夠高了,再來找我……”

        這句話是好話,卻讓少年臉色漲的更紅。

        可是唐謙趕忙說道:“你可別以為我這是在激怒你,我說的都是肺腑之言,你想想,你在賀家住著,我也在賀家住著,你假裝不知道我在就是了,畢竟我完全可以乖乖的在我自己住的地方一直待著,千萬別一發狠一跺腳就要和我秘法拼命,我雖然不算年紀大,可是年紀也不小了,折騰不起。”

        可是唐謙越說,這少年的臉色就越紅,越紅他好像就越像是要拼命的樣子。

        劍光更快,甚至他的劍法已經沒有辦法顧及籠罩在劍氣之中的自己,蘇澤自己的衣角都被鋒銳的劍氣割破,如此打法,就是在拼命,甚至一招不慎,傷敵說不準,自損多少也說不準,這樣的劍法,就不算是高明了。

        如果不是真的和唐謙面對,蘇澤不可能知道一個人在如此近的情況下還能躲開如此快的劍。

        可是他面對的是唐謙。

        遠處看著唐謙和蘇澤都已經被劍光籠罩。如此快的劍,蘇澤不愧是劍道后起之秀。而且他一定還可以再快,可是再快的話,說不定就是秋水劍從蘇澤胸膛處出劍了。

        唐謙一陣無奈,竟然伸出了另外一只沒有被蘇澤抓住的手,然后就像是破劍停在蘇澤劍路上一樣,如出一轍,他的手也擋在了秋水之前。

        一汪秋水,自然不可能只是好看的劍光那么簡單。

        可是唐謙的手掌前探,大指微微和四個手指之間有一些距離,竟然就這么接住了秋水劍,秋水劍連他的手掌都沒有傷到,就已經被捏在一起的的大指和中指無名指鉗制住,唐謙另一只手輕動,蘇澤呆愣住,手上力氣也就放緩了,唐謙的另一只手很輕易的就持劍,放在了蘇澤的肩膀上。

        剛剛還是蘇澤劍法大放異彩,甚至從遠處看就是他壓著唐謙打,但是瞬息之間形式就已經倒轉,或者說這場斗法已經結束。

        唐謙無需和蘇澤分生死,要分生死的一直是蘇澤自己。

        蘇澤好像有些失魂落魄,因為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是這樣輸的。

        唐謙對于劍的理解好像遠超他的想象。

        唐謙卻很高興:“小伙子你很厲害的,就是以后不能一直贏啊,之前沒有怎么輸過吧,你好像在要輸了的時候都不知道怎么用別的手段了,劍很快是好事情,更快也是好事,可是有的時候你和別人的差距不是光用劍快就能夠解決的。”

        唐謙雖然在說蘇澤,這個時候想的卻是自己和張開通那幾人,差距不可以道理記的話,還在道理之中的快劍就毫無意義。

        唐謙看著眼前這個失魂落魄的少年,心中在想,如果自己不是這少年選定的這個時間要殺的對象,若是這少年直接選擇找上了劉李夫婦,說不定他已經因為喜歡華素問而把自己的性命斷送掉了。

        評花榜還有五天,這種事情不會少,唐謙也攔不住,天要下雨,為了愛的人要送死,都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

        可是就像是蘇媚說的,有的事情,能夠少一次,那就少一次。

        (本章完)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