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十代掌門在線閱讀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重新考量

第二百四十一章 重新考量

        江楓之所以松了一口氣,是因為他想到了一個特別的方法,這個思路來自于已經被古寶永恒之塔吸納的魂器如意香囊,這枚魂器上曾經附著了一個“如意金瓜”的無用技能,而技能本身,則來自于分相術獲取的殘法相“四指如意瓜”。

        倘若自己有辦法獲得足夠多的“野鬼根藤”和“夜神果”殘法相,則有概率在獲得七角灰晶的同時,為魂器注入類似“如意金瓜”這樣的技能,進而憑空生出兩種藥草來,在赤霞門浦江鎮,見識過擁有眾多殘法相凡俗的江楓,相信這個概率不會沒有,只是當時并未知道這兩種已經幾近滅絕的藥草,故此無從判斷是否有人擁有這樣的殘法相。

        當然,如果運氣足夠好,能夠找到這樣的殘法相,并且順利的得到相關技能,并且生成二階材料的話,這自然是件極好的事情,但倘若中間任何環節出了問題,都是枉然。另者,如果得到的是凡品藥草或者靈果,那就只能另想辦法,畢竟自己沒有韓立那種催熟藥草的特殊手段,除非

        江楓想了想,但也只是想了想,他覺得自己似乎并不是韓立的對手。當然,如果能合宗門之力,在淺山宗的地盤上動手,還是有很多勝算的。

        殺人奪寶?

        算了,他很快就將此事放下,拿出明日競價拍賣會的拍品目錄來,仔細研究,在輪盤暗拍會結束后,他就拿到了這套公開披露的名冊,并初步選定了六種對自己有一定助益的東西,其中有三種法器,以及三種技能。

        現在有了白猿以及心法換來的額外六十枚三階,加上因為自行提供拍品,勉強從靈籠商會手中“賴”來的五枚三階輪盤暗拍會入場費,以及在幫助涂山與尹都的交易中,靠磨蹭省下的五枚三階,江楓手頭共有八十八枚三階,創下了歷史新高,但在競價拍賣會的各類拍品面前,這點靈石根本不算什么,有些拍品的底價,就超過了這個數字。

        不過畢竟算是有了一些底氣,江楓的可選范圍因而擴大了很多,經過仔細篩選,加上之前對蔡求真建議的重新考量,他最終圈定的三件法器,以及兩本技能書。

        三件法器,品階一般,只有三階,但勝在實用,可以大大強化自己的進攻能力,江楓同楚安瀾不同,對于劍類法器沒有特別的偏好,故此,他的可選范圍寬泛了許多,并且,這三件法器的底價都還算“美”,均在二十枚三階左右,有一定的操作空間。

        技能的選擇也以攻擊技能為主。江楓現在的技能已滿,但“巨木壁壘”和“借物化影”兩個技能,前者攻擊力偏差,后者無任何戰斗能力,所以在地級,江楓準備給自己琢磨一種強力的殺傷技能,以彌補自己的戰力不足。結合自己“二金八木”的法相屬性,他選取了一本金系技能書,以及一本木系技能書。

        地級技能書是正氣盟拍賣會的最大特色亮點,故此,這兩本技能書的價格,一點都不美,均在四十枚三階左右,江楓隱隱懷疑自己根本沒有機會拍到這兩本技能,但退而求其次,競價購買較差的技能書也完全沒有必要,自己距離地級層次還很遙遠,做一個并不完美的選擇,不僅會占用大量的資金,也會給未來帶來不小的遺憾,在地級學了新技能后,再想獲得修習技能的機會,恐怕只能等到偽天級了,那是更加遙不可及的事情。

        又思慮了片刻,江楓便打坐運氣,靜心安眠,雪島上禁止爭斗,他相信不會有人不開眼的來干擾自己,而且因為余成克的私人原因,他與對方交換了房間,現在周圍的修士,都是地級,更不會有人亂來。

        主辦方似乎對于種族分野心存芥蒂,故此安排房間,考慮了種族區分,人族和妖族的修士,分別住在山腹的兩端,就連每日用膳私下交流心得的場所,也是隔開的。故此,在上了雪島之后,江楓大多數情況下,只有專門去人族修士的居住區域,才能再見到晏殊佳,否則,晏殊佳也不會說需要等到競價拍賣會,或者返程時在獸船上,再將那神秘群島的情況告知自己了。

        地火深處。

        瘦削的拍賣師,元嬰修士袁青璃盤坐在一處白玉雕琢的蒲團之上,那蒲團釋放出絲絲如煙般的寒氣,讓周身的熱浪變得溫潤清涼。

        兇猛的地火已經重新變得熾熱,被她投入詭異銅錢占卜而強行吸納的威能,業已重新恢復正常,她只是隨意瞟了一眼,便已經確信不會有人因此看出這地火有任何變故,細心感受小腹處那貼身存放的銅錢,仍在不斷接受自己靈力的滋養,這種占卜的手段雖然逆天,但恢復起來,也大費周章。

        一股偽天級強度的氣息,從向上的青石樓梯上緩緩飄散而來,帶著些許安寧而嗜睡的氣氛,袁青璃的身形紋絲未動,她知道來者是誰,只是此時,他并不應該出現在這里。

        “古晶,你不該在這里。”她朗聲說道。

        那來者卻并未有絲毫退卻的意思,他的氣息變得更加濃郁而真實,幾息之間,身形已經出現在袁青璃面前,黑發垂落披肩,面目妖邪,僅僅與之深紅的眼眸對視一眼,魂靈就有被窺視偵測之感,袁青璃不禁因此移開了目光。

        “我只是隨便轉轉,順便與你商議一件事。”古晶信手扔出一枚幾乎同樣的蒲團,坐在袁青璃身側不足七尺遠的地方。

        “哦?”

        袁青璃頭部微轉,凝視對方,心中疑慮和警戒之意頓生,兩人不算熟,甚至僅僅是認識,不只是因為她袁青璃是許福寧的手下,而古晶,則聽命于寧立恒,一位同樣位列九老頭組織的半圣。寧立恒這位天才,近來在九老頭中的影響力逐年上升,實力也不容小覷,雖然尚沒有進入到前九人之中,但卻隱隱有這種趨勢。

        競價拍賣會的技能書,有四成出自半圣寧立恒之手,這在之前,是從未有過的,雖然不知道他從何處獲得這些價值不菲的東西,但不得不說,因為收入的原因,許福寧無法拒絕寧立恒安插幾位手下在雪島觀禮巡視,增長見聞,當然,他們也做出了承諾,不插手干涉此間的任何事務。

        有關古晶,袁青璃也曾經側面打聽到一些秘辛。對方雖然是妖族,但與自己修為相若,也同是普通的赤袍衛士之身,不同之處在于,他不像自己這樣是名散修,而是有歸屬的宗門,他的根基在西海李家,一個力宗西南的小宗門。

        “你只需要待在這里,什么都不需要做。”古晶只提了一個要求。

        “你們想做什么?”袁青璃十分警覺,她奉命鎮守在這里,就是為了防止有人在拍賣會期間生亂,對方的無理要求,無異于提醒自己,今晚他們要搞事情。

        “沒什么,袁道友不必驚慌。”古晶露出一抹淡笑,順手掏出一枚玉盒,虛空中凌空一指,那玉盒便自動打開,露出清一色的五枚四階火系靈石來。

        “你”

        一見到這些靈石,袁青璃心中便已經篤定了對方的意圖,這是要收買自己,便正色道,“些許靈石,你這是看不起我?”

        作為散修,五枚四階靈石對于袁青璃來講,確實不是個小數目,甚至可以說是很大一筆財富,但如果自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話,許福寧那里,該怎么交代?

        “這不是還有我么?”

        古晶的身后,漸次顯露出七件各色法器來,與實際的法器不同,這些法器均是金色的虛影,并無實體,但袁青璃知道,這些金色的虛影并非虛幻之物,而是對方修煉的一門特殊的技能,可以借此快速切換法器,寧立恒之所以崛起這么快,不止是因為他本身是不世出的天才,而且還因為在他的麾下,聚集了數名同樣擁有不凡技藝的修士,這點,與許福寧完全不同,后者更在意的是了無牽掛,隨叫隨到的自由,故此他的手下都是散修,這點也有好處,他從來不會因為任何涉及宗門的利益,受到掣肘。

        “動起手來,你并不能傾盡實力。”袁青璃察覺出對方背后,七件法器之中,有一件顏色略有黯淡,那是一件瑤琴。

        “道友明鑒,不過這個影響大么?”古晶笑笑,身上的氣勢陡然提升,金色的虛影之中,有蘊含無盡威能的光芒在激蕩,似有呼之欲出的氣勢。

        “停手。”

        袁青璃微微嘆息,不情愿的吐出二字,她自問打不過古晶,便坦然收了那枚玉盒,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半圣許福寧不在,而古晶之所以能安然來到這里,威脅與收買雙管齊下,說明另外一名換防的修士,修為在地級圓滿的妖修方真崧已經被他們搞定,不可能和自己聯手對敵。

        “兩個時辰,如果你們捅了窟窿,我還是要重新考量此事的。”實際上,袁青璃只需使用聯絡用的玉符,許福寧就可以快速趕到,不過那樣也同樣錯失了收取靈石的良機,而且,也會連累同僚方真崧。

        “好,甚好,合作愉快。”

        古晶不再說話,身下的蒲團輕輕浮起,將他帶離了袁青璃身邊,直到飛到地火之井的另一端,方才落了下來,他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打坐調息,漸漸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

        與此同時,在山腹的居所,一道殘影從虛空之處浮現出來。他面色妖邪,背后一道鎏金的瑤琴,正是偽天級修士古晶的分身,他右手一拽,那虛無的殘影之中,便鉆出另外兩道身影,一人正是小個子尹都,而另一名,則是一副陌生的臉孔,但修為比尹都要高出很多,達到了金丹中期的程度。

        “速度行動,我們只有兩個時辰。”

        古晶的分身快速說道,與此同時,他快速盤坐,背后的瑤琴橫在他的身前,面色登時變得肅然,緩緩彈奏,頓時,數道讓人昏昏欲睡的音波,從他所在之處激蕩而出,擴散到這層修士居所之中。

        “走吧!”小個子尹都口中含著一枚特殊的紫色葉子,走在前面,遞給后方那名金丹中期修士一枚蒼白如雪的念珠,“等到它紅了,再交給我。”

        那金丹修士修為雖高,行事但卻以小個子尹都馬首是瞻,手中靈力灌注其間,那蒼白的念珠旋即變大,變得虛無透明,仿佛沒有重量和實體一般,漂浮在空中,穿透其中一道石門,緩緩的飛了進去。

        默然停留在兩人身后的古晶分身,又彈奏了片刻,直到身前凝聚出一道透明的靈符,便收起瑤琴,消失在虛無之中。與此同時,那透明靈符貼著尹都后背,自動的持續發出無形的音波。

        “動作要快!”尹都低聲道,“弄到十枚就收工,不要貪多。”

        御風宗,瀟亭城。

        落英門掌門涂山下了寶船,便意識到此間的氛圍,與一天前登上寶船前,有著明顯的不同,街道上雖然仍舊冷清,但卻多了不少修士的身影,他們的袍服均為藍花青袍,除卻花紋,形制與御風宗的制式袍服倒是略有相似,并有匆匆改制的味道。

        此間變天了么?

        他心中暗忖,御風宗的變故他早已知道,只是不知道交戰雙方,當然,算上覆海門的加入,應該是三方,到底什么時候能夠談和。

        不過這并不是他眼下想要關注的問題,他必須盡快回到落英門,處理自己門內情報系統失靈的問題,以及對赤霞門的動作有所準備,雖然他隱隱覺得赤霞門此次的目標并不是落英門,但如果任憑赤霞門繼續壯大,夾在赤霞門御風宗和天理門之間的落英門,只會承擔更大的生存壓力。

        另者,他離開雪島還有一重原因,他已經借助江楓的身份,購置了一枚蘊含偽古妖器靈的法寶,必須要早日將其祭煉完畢,用來提升戰力,以對抗可能會變得焦灼的局勢。同時,囊中空空的他,留在雪島拍賣會也毫無意義。

        “涂掌門,別來無恙。”

        他正待御劍離開,卻有人遠遠的飛掠過來,叫住了他,他旋即認出了此人,正是在寒山派議和前,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御風宗中閣理事李煜風,兩人私下見過,只為了掣肘古傳福,但后來因為各種原因,未能再見。

        “有何指教?”涂山喜歡直面話題。

        “我家掌門求見。”

        “你家掌門現在是誰?還叫御風宗么?”御風宗形勢混亂,涂山也不知道李煜風現在為誰效力,而且觀剛才街市上修士的袍服,似乎此地已經不屬于御風宗。

        “自然是許德揚前輩。”

        “這瀟亭城,是你們的?”

        “是,雙方已經議和,不過,現在這里已經不叫御風宗。”談及這個,李煜風臉色神情略顯苦澀,“您可以稱這里為銳金門。”

        銳金門?

        聽到這個名字的涂山瞬間有了明悟,御風宗屬木,而銳金門這個名字屬金,金克木,這是故意為之啊,看來兩宗的仇怨,很難化解了。

        “也好,沒什么區別。”許德揚涂山是不認識的,偽天級修為的修士,作為七盟的一個小宗小派的掌門,他本是無緣得見的,不過今日對方放下身段與自己相談,想必是時勢易也,對方也許重新考量了周圍宗門的實力和可合作的對象,而落英門,也恰巧進入到了對方的視野之中。

        “前面帶路!”

        涂山也意識到這是個不錯的機會,不過他并不打算浪費太多時間在瀟亭城,能合作自然好,不能合作的話,與銳金門距離遙遠的落英門,也不虧什么。

        亂石海,雪島。

        江楓迷迷糊糊的感覺有莫名的東西鉆入了自己的夢中,怎么,廖神蒼這家伙在這里也要亂來?已經被對方兩次入夢的他,已經熟知了入夢這個套路,不過他旋即有了不同的領悟,這周身漆黑的顏色,到底是什么,并不是緋色呀?

        不好!

        有人在搞事情。他想要掙扎著醒來,卻感到周圍濃郁的黑色正在快速褪去,似乎放棄了目標,一個機靈,他便睜開了眼。

        正要坐起來,耳畔似乎響起了一陣莫名的聲響,這聲響既近又遠,說不清是什么樂器發出的靡靡之音,只讓人感到一陣眩暈,昏昏欲睡,不能自控。

        是針對我的?

        趁著還有一絲清醒的意識,江楓果斷將尖嘯護符掏了出來,靈力猝然注入其中,隨之而來的一聲響徹在腦海中的刺耳尖嘯,讓他頭腦瞬間清明起來,而那無形無聲的激蕩之力,以他為中心,向虛無之中的源頭沖涌而去。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