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北宋大丈夫在線閱讀 - 第1115章 震撼汴梁的布莊

第1115章 震撼汴梁的布莊

        一百多號商人的聲明讓汴梁商圈震動,可卻無法撼動黃家的生意。

        黃立在家里得意的道:“咱們家的布料可是賣進了宮里,宮里的官家也不可能為了沈安斷了咱們家的生意,那會壞規矩。至于百姓,該買咱們家的還得買。至于斷掉咱們家的貨,那更不可能,那十多家供貨商和權貴們都有關系,誰敢斷?”

        管家也得意的道:“郎君高明,那沈安弄的聲勢浩大,卻毫無用處,此刻怕是想吐血了吧。”

        沈安沒想吐血,他帶著聞小種在街上轉悠,等尋摸到一家布莊之后,就走了進去。

        孫威開著這家布莊多年了,只是生意一直是到死不活的,勉強糊口而已,見沈安不凡,就歡喜的道:“客人可是要買布嗎?”

        “嗯。”

        沈安走進來,先看看地方,皺眉道:“地盤太小了。”

        孫威愕然道:“不小了啊!”

        他的地盤真心不小,和慘淡的生意比起來有些不搭配,所以他真想隔一半租出去,好歹每月還能收一筆錢。

        這客人什么眼色?

        “布匹也少。”

        沈安摸摸那些布匹,搖頭嘆息。

        “光線也不好!”

        沈安嫌棄的道:“那些漂亮的布匹在昏暗的環境之中如何能賣出好價錢?”

        孫威的嘴唇動了一下,覺得這人真是沒事找事。

        “客人,那水晶窗戶可貴。”

        沈安弄的玻璃冠以水晶的名義在販賣,賺的盆滿缽滿,讓汴梁商人們羨慕嫉妒恨。

        “不算貴!”

        “不算貴?”孫威覺得自己怕是遇到了神經病。“客人,小店還要做買賣呢。”

        您沒事就趕緊走吧,某沒空陪你墨跡。

        沈安回身問道:“多少錢?”

        “什么?”孫威不解的看著沈安。

        沈安指指店鋪,“某問你多少錢?”

        “某?”孫威不禁氣笑了,“某不值錢,不過你卻買不起。”

        “好!”

        沈安一番話主要是看看孫威的應變,如今來看還行,于是他淡淡的道:“你的店鋪某買了,你,某也買了,店鋪按照市價超五成,你……按照布莊掌柜的薪俸加五成……你可愿意?”

        我擦!

        孫威愣住了。

        他的生意早就難以為續了,只是沒人來接手這個爛攤子,所以才煎熬至今。現在竟然有人要出一倍五的價錢收購,這是……這是祖墳冒青煙了啊!

        而且這人還說什么……要聘請某做掌柜,同樣是一倍五的信奉。

        哪有這等好事?

        孫威覺得這事怕是有些不靠譜,正想試探一下,沈安已經不耐煩的走到了門口。

        緣分啊!這東西很微妙,沈安覺得自己和這個孫威就沒緣分。

        既然沒緣分,那就罷了。

        汴梁多的是小布莊,回頭他讓王天德出面,估摸著那些掌柜會哭喊著把契約送上門來。

        哥就是有錢啊!

        他心中歡喜,想到了大宋的商業。

        大宋不抑商,這是有史以來對商人最友好的時代,而由此引發了資本的萌芽。

        此刻大宋的商人正在積累著資本,他們蠢蠢欲動的盯著外面,比如說遼國,比如說西夏。

        因為有榷場,所以商人們不能和遼人直接交易,可為了利潤,鋌而走險的商人比比皆是,宋遼都有,否則大宋的戰馬怎么會越來越多了?

        當資本積累到一個程度時,他們就希望能提高生產效率,擴大市場。

        太學在研究的東西就能提高生產效率,商人們支不支持?

        至于市場,當海外貿易的船隊歸來時,帶回來無數財富,誰還敢阻攔水師的擴建?

        到了那時候,資本就是新政的排頭兵,誰敢阻攔新政,那就是他們的大敵。

        王安石的革新猶如暴風驟雨,看似震撼人心,可終究是靠著行政力量的強硬推行,各個階層的反對者都不少。

        他想到了為國謀財,可誰愿意自己的錢變成國庫里的錢?

        沒有誰愿意。

        于是新政就變成了那些人口中害人的惡法。

        如果用利益去誘惑他們呢?

        不是去搶奪蛋糕,而是把蛋糕做大。

        資本才是最大的力量,它能撼動那些保守的勢力,在利益之前,大部分人都要彎腰。

        這個才是王道啊!

        沈安心中舒暢,只想長嘯一聲。

        老子真是聰明啊!

        “您是……”

        一種莫名其妙而來的情緒籠罩住了孫威,他強烈的覺得自己若是錯過此人的話,會后悔終生。

        聞小種看了他一眼,“我家郎君姓沈。”

        我擦!

        孫威瞬間就想跪了,“沈縣公……”

        “何事?”

        沈安心情大好,回身看著昏暗的店鋪,覺得依舊很漂亮。

        人的心情一好,整個世界仿佛都在發光。

        所以抑郁者們眼中的世界就是灰暗的,哪怕陽光也無法照亮的那種灰暗。

        而孫威覺得外面的沈安沐浴在光線之中,看著恍如神人。

        “小人愿意賣啊……”

        這一刻孫威覺得自己是全汴梁最幸福的人。

        隨后王天德就來了,看著這個店鋪抱怨道:“不行啊!太小了。”

        沈安指指兩邊的店鋪說道:“某做生意不做則已,一做定然是要做最大的,全都買下來。”

        王天德去交涉,大多不愿意,原因很簡單,因為經營了多年的店鋪,有固定的回頭客,沒人愿意賣。

        “砸錢!”

        沈安坐在布莊的外面,看著一隊工匠進去,開始拆屋。

        于是馬車云集,上面全是銅錢和紙鈔。

        “市價加五成,統一價,賣不賣?”

        “賣!”

        加五成不賣是傻子。

        可這砸錢的是誰?

        那些商家帶著貨物出門,看到布莊門口坐著喝茶的沈安后,有人認出來了,就恭謹的拱手,“多謝沈縣公。”

        他們能通過賣店鋪賺一筆,這個確實是要感謝花錢大手大腳的沈安。

        “倒了……”

        一排商鋪全被推倒了,木料磚頭馬上進場,無數人開始趕工。

        “不就是建個店鋪嗎?小事。”

        五天后,龐大的新店鋪成型了。

        各種用具貨柜都在同步打造,錢花的和流水一般。

        黃立不知道沈安想干什么,他依舊不敢出門。

        “那人在砸錢!”

        這是唯一的消息,讓黃立有些不安。

        若是論鈔能力,沈家在汴梁無人能及。

        他想做什么?

        當店鋪油漆還沒干時,一批商人被叫了來。

        “某要最低價。”

        沈安看著眼前的各種綾羅綢緞和布匹,不容拒絕的道:“某的量大,你們可以選擇不供貨。”

        這些都是源頭上的布匹商人,他們控制著大宗布匹生產,從他們這里采購,就省掉了中間商的環節,成本減少。

        后世的超市不就是這樣嗎,減少中間環節,成本降低,然后低價售賣擠壓市場。

        沈安不過是復制了一些而已,這些商人權衡再三,大多簽訂了契約。

        雖然價格低了些,但以沈安的尿性來說,以后他們的銷路就不愁了,只管生產就是。

        而沈安……

        “這是一筆好買賣。”

        回到家中后,沈安給楊卓雪介紹了情況。

        “汴梁人口眾多,每年需要的布匹多不勝數,特別是宮中……”

        沈安很是得意的道:“宮中需要的布匹不少,以往都是博買和進貢,若是從咱們家采買,賺錢多少不在意,但那個名頭可不小,皇室專供,黃家就是靠著這個名頭把布匹生意做到了汴梁最大,最掙錢,如今要換成咱們家了。”

        “又賺錢啊!”

        楊卓雪兩眼放光,腦海里出現了一個畫面:無數銅錢和紙鈔被搬運進家,那些商人見到自己都恭謹的低頭……錢啊!無數錢……到時候買地,買無數土地,以后再生七八個孩子,每個孩子給一萬畝地分家……還給十萬貫……

        美滋滋啊!

        “哎哎哎!”

        沈安見妻子又陷入了莫名的情緒之中,就有些擔憂,喚醒她后說道:“那些布商送了不少好東西,回頭你理一下,給郡王府、包公那里、丈人那里,還有王家什么的,都送些去。”

        “好!”

        楊卓雪最喜歡送禮了,那種感覺能讓她得意好幾天。

        三天后,布莊開門了。

        一陣鞭炮炸響,牌匾被拉開。

        “暗香布莊……這是沈縣公的生意?”

        “是啊!就是他老人家的生意。”

        “那么大啊!”

        這是汴梁最大的布莊,里面的貨柜多不勝數,男女伙計身穿得體的制服,帶著微笑在迎客。

        “歡迎光臨暗香……”

        這些伙計的身上都帶著沁人心脾的香味,有人驚呼道:“是香露!”

        臥槽!

        竟然把昂貴的香露給伙計用,沈安真的太豪了啊!

        等進去發現很亮堂時,眾人不禁看向四周。

        “是水晶窗戶!”

        “天吶!那么多水晶船夫,真是拿錢當水花銷啊!”

        豪,友乎?

        無數人想和沈安做朋友,等看到價格時就傻眼了。

        “竟然這么便宜?”

        伙計彬彬有禮的道:“所有布匹都低于市價的兩成售賣……”

        “某要買……”

        “某要買……”

        布莊里瞬間就火熱了起來,無數人蜂擁而至,此刻帶著紙鈔的人最得意,他們揮動著紙鈔喊道:“某帶錢了,哈哈哈哈!”

        誰出門帶許多銅錢?所以紙鈔就占據了先機。

        “某回家拿錢!”

        無數人又沖出布莊,一路跑回家去拿錢,家里的人想阻攔,直接大巴掌招呼。

        “低兩成啊!這得省多少錢?”

        “怕是騙人的吧?”

        “那是沈縣公,大宋首富!他老人家會騙人?”

        “那某也去,等等某!”

        今日的汴梁人都往一個方向去,那就是暗香布莊。

        開封府傻眼了,趕緊調集了人手去維持秩序。

        黃立也傻眼了……

        “他……他瘋了?”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