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大俠蕭金衍在線閱讀 - 第323章 母女

第323章 母女

        李記陳釀。

        李夫人在院子里曬酒曲,她家的赤水酒,入口為苦,旋即帶著一絲甜意,正因為獨特的酒曲配方,所以她家的赤水酒在隱陽城內也是獨一家。劉三那件事后,她提心吊膽擔心了好幾日,本來以為對方會來找麻煩,過了多日后,竟神龍幫竟沒人來鬧事,讓她放心了下來。

        趙攔江當城主后,禁酒令取消,她家又正式釀酒。而她的赤水酒成為城主府特供,而且柴大人從不拖欠,也不用催債,每到月底,著人提前把錢送過來,日子也舒坦了許多。唯一的麻煩,就是家中有了錢后,李二又開始整日里在外面賭錢,輸了就回家中要,沒錢就連打帶踢。

        宇文霜站在門口,猶豫不決,遲遲不肯敲門。

        蕭金衍告訴她之前?,從來沒有跟她說過生母的事,宇文天祿也沒有,如今忽然多出來一個母親,她心中五味雜陳。

        她印象中,似乎從來就沒有過母親的消息。她曾經問過父親,每次宇文天祿都沉默不語,只是告訴她,她母親是世間最美的女子。

        蕭金衍幫她敲了敲門。

        “誰啊?”門內傳來李夫人的聲音?,“若是來買酒,怕是您白跑一趟了,明日城主府宴請,預定了十壇赤水,現在還不足數哩!”

        院門打開。

        宇文霜、李夫人二人相見。

        “啊!”

        啪嗒一聲,她手中的簸箕掉在了地上,酒曲散落了一地。李夫人,也正是司云絳雪,先是驚愕,旋即渾身顫抖,似乎有千言萬語,卻一句也說不出口。

        司云絳雪年紀已長,加之常年勞苦,看上去略有滄桑,但無論容貌,還是舉止,兩人幾乎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等開口時,司云絳雪已是滿眼含淚,“你……你是霜兒?”宇文霜也顫聲道,“娘?”

        血濃于水。

        無論宇文霜以前多么排斥母親,然而當真正相見之時,那股恨意,怨言統統拋到了腦后。

        宇文霜哭了。

        司云絳雪手指摸在她臉頰上,似乎不敢相信,今生今世還有機會看到自己女兒,一切宛如夢中一般。

        蕭金衍見不得重逢與離別。

        他悄聲走出了院外,將院門帶上,將這個獨處的機會,讓給了她們母女。去年在隱陽城,宇文天祿始終沒有露面,只是幫她解決了麻煩后,遠遠的望了她一眼。

        他沒有與司云絳雪相認。他來西疆,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可宇文霜不同,她如今已是逃犯身份,在隱陽城,尚且能得到趙攔江庇護。若她真想留下來,蕭金衍并不介意。

        京都那邊,有李純鐵在?,也用不到他去擔心。至于書劍山的事也輪不到他去操心。

        在隱陽城定居,也挺好的。

        正思索間,李二喝得醉醺醺,哼著隱陽小調兒,從遠處走了過來,與蕭金衍撞了個對過,他開口就罵,“不長眼睛啊?”

        等看清楚蕭金衍,“怎得又是你!”那日,蕭金衍殺神龍幫眾人之事,依然歷歷在目,心中對蕭金衍頗有懼意,然而,酒意上頭,他以為蕭金衍又來找李二娘,他怒道,“那個賤人,果然,狗改不了吃屎,趁我不在,又勾搭男人,看我不打斷她腿。”

        蕭金衍臉色一沉,“你敢?”

        一句話,將李二嚇了個趔趄。他撞開門而入,看到了院子里正抱頭哭訴的宇文霜母女。

        李二登時酒醒了。

        “你!你!”

        他望著宇文霜,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來,這兩人相貌何其相似,他氣得渾身顫抖,伸手就去找棍子。

        “好啊。賤人!還說沒對不起我,連孩子都生了。若不是當年老子可憐你,你早就餓死在隱陽街頭了,還不交代,跟哪個狗雜種生的?

        話一出口,宇文霜一巴掌扇了過來。“嘴巴干凈點。”

        上次挨揍,牙齒被打掉了幾顆,這次宇文霜出手更狠,李二整個臉都腫了起來。

        他用棍子指著司云絳雪,“今日你若不將這件事說明白了,老子打得你以后站不起來!”

        越是無能的男人,越是窩里橫。

        在外人面前受到的氣,統統發泄在家人身上。

        司云絳雪道,“這個孩子,是我二十年前生的,那時還不認識你。”

        “那個男人叫什么?”

        李二打量著宇文霜,她雖是朝廷欽犯,但并不缺錢,身上的衣著,還有配飾,價值不菲。

        “宇文天祿。”

        李二覺得這個名字耳熟,他整日里渾渾噩噩,能遇到最大的官,最多也不過是朱雀坊的里正,并沒有想象到宇文天祿,就是之前的安國公,征西軍大都督。

        “你們今日是來迎她回去的嘛?”李二盯著宇文霜道,“老子白養了她二十年,這些年來吃喝嚼裹,少說也一二百兩銀子吧。你要帶她走,可以,錢拿來。”

        宇文霜伸手從懷中取出一張銀票,足有五百兩。“人,我接走,錢不用你找了。”

        李二接過銀子,一看面額,登時就后悔,要的太少了。他又道,“嚼裹的錢夠了,我們來算一算其他的賬。二十年,我連個兒子都沒生出,如今我四十多,我們李家要斷子絕孫了,你總要補償個一千兩吧?”

        宇文霜長劍橫在李二頸間,冷笑道,“我剛才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李二頓時嚇傻,這女人怎得說翻臉就翻臉,他駭然道,“我……說什么了,我不記得了。”

        宇文霜這才收劍,對司云絳雪道,“娘,你先收拾下,去我那邊先住下。”

        司云絳雪猶豫道:“可城主府的酒……”

        宇文霜道,“我去跟趙攔江說,少喝幾斤又死不了人。”她又看了司云絳雪一眼,她穿粗布麻衣,木釵束發,連像樣的首飾都沒有,心中一酸,道,“不用收拾了,我帶你離開。”

        說罷,也不管李二,拉著司云絳雪的手,與蕭金衍一起離開了李二酒肆。

        李二望著手中銀票,有些茫然。

        他想起了二十年前,隱陽城被圍,退兵之時,他去城外十里亭賣酒,從路邊撿到了那個昏迷的女子。那時的他,光棍一條,連個媳婦都娶不到,把女子撿回來后,他也曾以為老天爺眷顧,給了他個仙女。可若干年過去?,這女子包辦了家中所有的活,卻始終不跟他同房,終于,他變得酗酒、賭錢,在外面受氣,就毆打司云絳雪,可司云絳雪耐性極好,無論他怎么動手,她始終不肯離開。

        然而,今日她女兒找上門來,將她接走,李二慌了。不,決不能讓他們把司云絳雪帶走!

        宇文天祿?

        他腦海之中閃過這個名字,這不是那個叛國的大將軍嘛?也就是說,那個年輕女子,正是朝廷的通緝犯,宇文霜!

        他似乎看到了一絲曙光。

        ps:開了一天會,喝了酒,晚上更短章。明天回去后,恢復正常更新。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