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是一個原始人在線閱讀 - 第九一一章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二合一)

第九一一章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二合一)

        站在他們親手修建出來的奴隸小屋的前面,爆了粗口的韓成,使勁的眨巴了眨巴眼睛,又用手背使勁的揉了兩下,才再次睜開眼睛朝那里看去。

        稻谷還在,并沒有隨著他的動作而消失。

        這不是什么幻覺,而是真實存在的。

        但就算是確定這些都是真實存在的,但韓成還是覺得腦子暈暈,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稻子長腿自己從水澤那里主動跑到這里躺好,并將自己晾曬的事情,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了一些。

        就算是從后世而來,見過大世面的他,也只是聽說過主動跑到勞斯萊斯里面,乖乖躺好的事情,稻谷自己從桿子上跑下來,并來到打谷場上面躺好對自己進行晾曬的事情,也從來沒有聽說過。

        莫非,這些稻谷成精了不成?

        還是說,自己真的被巫他們給祭祀的出現了什么不得了的能力,能夠無形中影響到這些?

        倘若這是真的,那可就太牛了!自己這完全就是人肉聯合收割機啊!

        吃驚的不僅僅是韓成,跟著韓成一起前來的青雀部落眾人,全都懵圈了,現在的這種情況,真的是完全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受到神子的影響,他們這一路一直還都在擔心成熟的稻谷會被鳥雀這些給吃掉,還在想著過來之后如何對從來沒有種植過的水稻進行收割,是不是和收割大豆、谷子這些一樣。

        哪成想,過來之后,這稻谷直接就已經被收割并打出來了!

        這事情實在是太過于玄妙了!

        也幸虧他們這些年來跟著神子見識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基本上有了很強的心里承受能力,不然這事情若是放在以前遇上,說不得要有許多人進行大禮膜拜了。

        就跟鼻環和耳環部落的人,在面對他們部落的時候一樣。

        韓成往前走了幾步,來到這些被攤開晾曬的稻谷前面,蹲下仔細的看著這些稻谷。

        這樣看了一會兒之后,他用手捻起幾粒稻谷,用指甲將外面的那層殼子扣掉,露出了里面那顯得晶瑩的米。

        這世上真的好人多啊,自己等人來的晚了,居然有人都幫著自己部落,把水稻都給收割并晾曬了。

        韓成心里這樣滿是感慨的想著,并順便將那做了好人好事卻沒有留名的人,給發了好人卡。

        作為一個長在紅旗下,并知道世界是物質的這個道理的人,只是在最初的時候,將思維往那不著邊際的地方想了想,隨著最初的吃驚過去之后,韓成的理智很快就回過了過來。

        知道這些稻谷是被人收割并晾曬在這里的,并不困難,因為這攤開的稻谷上面有著用手指劃出來的印記,以及幾個不怎么明顯的腳印。

        也是因此,韓成才會毫不猶豫的將好人卡發給了這素未謀面的人。

        將目光從這一片攤開的稻谷上面收回,韓成朝著周圍看去,很容易就發現了更多的、有人在這里生活過的痕跡。

        堆積在一側的干柴、奴隸小屋周圍被踩踏出來的小徑,以及一些看起來比較新鮮的果皮果核這些東西,都無一不在對他訴說著,在他們離開之后,有人造訪了他帶著人修建起來的奴隸小屋,并且還在這里生活了下來。

        “走,到房間里看看去。”

        韓成將目光從遠處收回,落在了依舊緊閉著門窗的奴隸小屋上,然后站起身來,對著依舊驚訝不已的二師兄等人說道。

        聽到韓成的招呼,眾人驚醒了一些,二師兄一馬當先的就要往奴隸小屋那里走去,準備將門打開。

        不過卻被韓成攔住了。

        “別著急,先拿好武器,做好防御的準備之后再去開門。”

        韓成出聲說道。

        種種跡象都已經表明,這處由他們修建起來的奴隸小屋已經被人居住了,而且這些人現在應該還在這里居住著。

        屋子里面保不準就會有人,倘若這個時候不做任何的準備,就貿然的去開門,很有可能會讓自己部落的人受傷,這可不是韓成想要看到的情況。

        被韓成這樣一說,二師兄就也停下了腳步。

        隨后,眾人就按照平日里訓練的那樣,拿著武器擺出陣型,并順便將整個奴隸小屋給半包圍了起來。

        作為神子的韓成,依然被牢牢的保護了起來,身邊足足有四面裝了青銅尖刺的藤盾守護。

        “里面的人出來!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里面的人出來!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做好這些準備之后,韓成這個看多了警匪片的神子,開始用純正的普通話,對著房門緊閉的奴隸小屋用力的喊話。

        里面的人鐵定聽不懂他喊得話,但這也沒有什么關系,他喊話只是想要讓里面可能隱藏的人知道,外面有人來了,將他們驚動起來,并沒有想著讓他們聽懂自己的喊話。

        這樣連著喊了三四遍之后,里面依舊是靜悄悄的,韓成就讓人前去開門。

        當然,還是比較小心的那種,由拿著藤盾的人頂在前面,在距離門一定距離的情況下停下,然后由一個持著長戈的人,在后面用長戈將門環上面胡亂纏繞的藤蔓挑開,然后再用長戈頂著門將之推開。

        看到靠著門的這一間房子里面沒有人之后,韓成就讓十來個部落里的新奴隸,拿著銅锨、鋤頭這些工具先一步的進去探查。

        奴隸,就是這樣使用的,累活、危險的活都得先往他們頭上分。

        這十來個奴隸,就依照韓成的意思,拿著工具顯得小心的進入到了房屋里面……

        被煙火熏得有些黑的房屋之內,韓成蹲在被用石頭圈起來的兩堆灰燼前面,并用一個木棍,將兩堆灰燼都給扒開。

        被扒開的灰燼里面,還有著一些未曾完全熄滅的火炭。

        看來這些人離開的時間還不算太長啊。

        他心里這樣想著。

        不過,這并不是最令他感興趣的,最令他感興趣的是一些別的東西。

        他的目光落在火堆邊上被燒的外圍發黑的兩個陶罐之上。

        這兩個陶罐是從比較靠里的房間之中發現的。

        兩個陶罐個頭不小,比青雀部落常用來打水的陶罐都要大上一些。

        不過并沒有在上部靠近邊緣的位置做出‘耳朵’。

        這就有意思了。

        自從來到這里世界之后,除了自己部落之外,韓成所見到過的、能夠燒制陶器的部落,就只有一個半農部落。

        不過半農部落燒制出來的陶器顯得極為原始和粗糙,沒有眼前這兩個陶罐精美,而且個頭上面也比不上現在發現的這兩個陶器。

        當然,這種所謂的精美,也只是和半農部落燒制的陶器相比之后得出來的結果,如果和青雀部落燒制出來的陶器相比,這兩個陶器立刻就被秒殺成了渣渣。

        但,這也足夠令人驚奇的了。

        令人驚奇的還不僅僅只有這些,他將目光從這兩個外面被燒的發黑的陶罐上面移開,然后伸手拿起來了一個‘8’字形狀的、木制容器。

        沒錯,這種‘8’字形狀的容器就是葫蘆。

        只不過不會喊爺爺,也不會欺負女妖精。

        葫蘆可是一種天然的好容器。

        不管是將之掏空,用來裝水、裝酒,裝少量的菜籽,亦或者從中間鋸開,做成兩個瓢,都非常的好用。

        至少行進道路的上用來裝水,要比部落的陶罐更適合攜帶。

        將之從中間鋸開,做成水瓢用來舀水,也比陶盆更合適。

        其一,用葫蘆做成的水瓢輕,用來舀水方便,并且還不用擔心水瓢會沉到水缸的底部。

        其二就是葫蘆做的瓢結實不易碎,就算是不小心撞到缸沿上,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不像是陶盆那般,一不小心與缸沿撞到一起,弄不好就會崩掉個口子,或者是直接整個破碎開來。

        不過,這個鳩占鵲巢的不知名的部落,顯然并沒有掌握一個葫蘆破倆瓢的這種絕技。

        不然也不會是將絕大數的葫蘆都砸開,只留下下面半部分來使用了。

        韓成手里拿著的這個葫蘆是為數不多的幾個囫圇的葫蘆之一。

        而且這個葫蘆拿起來還沉沉的,很顯然,里面裝有一些東西。

        他伸手將上面的塞子給拔開,然后傾斜著往下倒,有白色的東西自里面流淌而出,落在地上。

        韓成往外倒出來了一些之后,便停手不再倒了,而是蹲在這里仔細的看這被他從葫蘆中倒出來的東西,越看越是眼熟。

        這樣過了一會兒之后,他終于忍不住的用手沾了一些送入口中。

        鹽的咸味隨之擴散開來。

        不過這種咸和自己部落食鹽的咸味不同,這種東西的咸味一點都不純粹,帶著苦澀,同時還有些磣。

        這是因為這里面摻雜有沙土的緣故。

        韓成將葫蘆放下,用二師兄遞過來的水罐里面的水,使勁的漱了漱口,而后繼續在房間之內掃視。

        越來越有意思了,這個部落不僅僅知道收集水稻,而且還知道怎么對水稻進行處理和食用。

        同時還擁有著陶罐、葫蘆與鹽土。

        而且,從這些被砸開之后當作碗來使用的葫蘆的數量上還能夠看出這些人的數量也有不少,有二三十人之多。

        今番這次南下,真的是驚喜連連,意外的收服了鼻環、耳環、獨眼三部落不說,如今剛剛來到這錦官城,就有發現有人在這里居住了,并且還非常貼心的將水稻這些幫助自己等人給收割好了。

        看看房間之內儲存的那些,以及門外晾曬的那些稻谷,韓成就忍不住的高興。

        這些稻谷可比之前他們發現的那些稻子結出來的多。

        這樣過了一陣兒之后,韓成想了想就讓部落里的人從房間里面出來了。

        只在里面留下了二十人。

        將門窗關好,用將木制門環用藤蔓胡亂的纏繞之后,韓成帶著人離開了這里。

        仔細的往周圍打量了一番,沒有看到什么人之后,韓成就開始對人手進行調度,讓一些人將牲口趕往別處隱藏。

        剩下的人以這棟獨立的奴隸小院為中心進行埋伏。

        沒用太長的時間,眾人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了周圍很深的草叢之中。

        蹲在草叢中、頭上帶著一個用草編織出來的帽子的韓成,透過眼前的草叢打量著遠方被雜草分割的支離破碎的世界。

        當初在修建位于青銅高速之上的龍門客棧與同福客棧的時候,他就曾經幻想過會有別的原始人住進自己部落空在那里的房子里面。

        結果這樣的事情一直都沒有實現,卻沒有想到,在這錦官城才修建不過半年的奴隸小屋里面,這樣的事情就發生了。

        別人都已經自己跑到自己部落了,并且還住進了自己部落的奴隸小屋里面,那韓成自然沒有客氣的道理。

        當然,也并不是說一定就要用強,將他們都給變成的部落的奴隸。

        他現在的布置,最大的用處其實就是將這些外出的人給圍攏起來,將他們給控制住,然后再進行講道理。

        這樣的方法用來講道理最好不過了,能夠保證這些素未謀面的人認真傾聽,而不會出現自己等人剛一露面,他們拔腿就跑,喊都喊不住的尷尬情況。

        坦白的講,韓成現在最想知道的,其實是這些人的這些鹽土是從哪里得來的。

        至于將這些人都給抓起來,充作部落的奴隸這樣的事情,他還真的沒怎么往上面考慮。

        畢竟就在今年,部落里得到了黑石部落聯盟的幾百人,不久之前又得到了鼻環、耳環兩個部落百十人,部落里的奴隸的數量,真的得到了一個爆發式的增長。

        部落里的糧食以及土地這些都有限,這么多人的涌入,其實基本上已經達到了部落目前能夠供養的人口的上限了。

        再繼續收人,糧食這些就已經不夠吃了。

        需要等上至少一年的時間,將這些吸收到的人進行消化,讓他們都投入到部落農田的開發與糧食的種植之上,擴大耕作的面積,增加部落糧食的總產量,將人力轉化為更多的食物之后,部落才能進行新一輪的吸收人口與擴張。

        否則,不考慮部落目前的糧食儲備,只是一味的追求人口的大量增多,一定會出問題的。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