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不是超級警察在線閱讀 - 501、一家

501、一家

        如果這一老二壯三人是因為其他的案情而引起正義之眼的波動,那倒還罷了,但若這三人真的與閆月菡案有關呢?

        肖然心中生出一個大膽的推測。

        假設這三人與閆月菡案情有關,而這三人在閆月菡出事的時間段內,又的確是不在社區范圍內的,那么,謀害閆月菡的嫌疑人,會不會是這三者的家人?

        他們在閆月菡出事的時候并不知情,但是當這三人回到家后得知情況,自然驚悚異常,不過因為其他原因,這三人并沒有聲張,而是選擇了隱瞞,甚至協助嫌疑人處理尸體、毀滅罪證、掩蓋真相。

        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么這三人回家后不久,為什么又神色恐慌地跑出來了呢?

        是因為當時李毅正帶著人在小區內走訪、調查,于是他們感覺自己蒙混不過去,讓嫌疑人獨自去應付情況?還是嫌疑人覺得他們礙手礙腳,會拖后腿,所以把他們支了出來?

        若是這樣的話,嫌疑人的心智可謂是相當的成熟了。

        肖然一邊思索,一邊看著顯示屏上的監控畫面,監控畫面中的凌晨4點,過往的行人、車輛十分稀少,肖然將播放倍速調的很快。

        長時間保持著一個坐姿盯著顯示屏看,令肖然的眼睛有些發澀。

        正當他準備去拿張磊的滴眼液時,一輛無牌的黑色帕薩特突然出現在晨輝社區南側路口的監控畫面中。

        由于這一時間段出現在監控中的車輛很少,所以肖然對這輛無牌帕薩特車還留有印象,它是在約10分鐘前駛入晨輝社區的。

        這輛無牌車駛入的時候,只有駕車的光頭司機一人,并沒有引起肖然的特別關注。

        但是10分鐘后這輛車從社區中出來時,車副駕駛上位上卻多了個人,看到這個人時,正義之眼再次發出提示。

        肖然連忙將監控畫面暫停、回放,無牌車副駕位上的人臉,也隨之出現在肖然眼中。

        這個人就是之前引起肖然關注的那一老二壯三人中的中年男子!

        此時這名男子坐在無牌車的副駕位上,神色看似輕松,與司機有說有笑,但是在肖然的眼里,這名中年男子目光游離,肌肉僵硬,可謂是坐立不安。

        究竟是什么原因,又或者是什么物件令這中年男子如坐針氈呢?

        肖然并沒有在這無牌帕薩特的車后排座位上看到什么東西。

        不過聯想到這中年男子可能與閆月菡被害案有關,而閆月菡的尸體又出現在距離晨輝社區二十幾公里外的江河交匯口,再加上16號當晚李毅他們排查的力度又那么大。

        如果閆月菡真實這中年男子的家人所害,那么此人現在找了輛無牌車帶他出去,是不是急著要去拋尸呢?

        若真是這樣,那么閆月菡的遺體,此時很可能就在這輛帕薩特的后備箱里。

        看著那輛無牌帕薩特消失在監控畫面中,肖然也沒了去找滴眼液的心思,全神貫注盯著監控畫面繼續往下看。

        在后續的監控畫面中,肖然看到那名坐著無牌帕薩特出去的中年略發福男子,于17號早上6點半左右,乘著一輛出租車回到晨輝社區。

        下車之后的他神色有些茫然,雙目無神,機械性地走進了社區。

        而這名男子再次出現在監控畫面中時,已經是六個多小時后,17號下午一點左右。

        此時這男子騎著一輛黑色兩輪電瓶車,載著一名背著書包的少年,離開晨輝社區。

        那背著書包的少年看起來十分彪壯,短發大臉,雖然他坐在電瓶車的后座上,但目測他的體型已與成年男子無異,只是臉上仍有稚氣。

        背書包少年面上的神色全不似中年男子那般憂郁,他神色輕松,甚至在離開社區之后,還從口袋里掏出手機,趴在中年男子背上玩了起來。

        肖然瞇著眼簾,冷冷地看著中年男子載著少年消失在監控畫面中。

        就在剛才看到那少年的一瞬間,正義之眼爆發出了只有在面對窮兇極惡的歹徒時才有的波動!

        肖然覺得自己明白了,這個少年身上有問題,有大問題,女孩閆月菡的死極可能與這少年脫不了干系!

        只是這看似憨厚、神態輕松的少年,真的是一頭尚未被揭露的小惡魔嗎?

        肖然活動了一下脖頸,看了看外面已經泛白的天空,他暫停了所有的播放窗口,開始在那摞厚厚的住戶資料中翻找這一家人的信息。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著,天色已經大亮。

        張磊來到視聽室通知肖然道:“肖然,尸檢結果出來了,待會兒準備開會。——你這一夜看的怎么樣,可有什么發現嗎?”

        “有一些發現,但都只是臆測。”肖然忙的頭也沒抬,一邊翻看著那些資料,一邊問道:“死者的dna與失蹤女孩閆月菡比對上了嗎?”

        “已經確定了,我們發現的那具尸體,就是閆月菡。”張磊聲音低沉說。

        肖然翻找文件的手頓了一下,他緩緩抬頭與張磊對視一眼,抿了抿嘴唇,加快了尋找那四人資料的速度:“我知道了,你先跟邵老板說一下,我馬上過去。”

        “行,你快點。”張磊點了點頭,看了眼肖然正在翻找的那一摞資料,抬步走了出去。

        張磊這邊剛離開,肖然便找到了那名老人,以及中年夫婦和那少年的資料。

        資料上顯示,那名似乎身帶病灶的拄著拐杖的老人,名叫‘牛滿’,63歲,本市人,老伴好些年前就去世了,現在跟著兒子生活。

        而老人的兒子就是那名身材高大微微發福的中年男子,名叫‘牛宍貴’,45歲,本市人,其妻子‘田覓春’,47歲。

        至于那名少年,則是牛宍貴與田覓春的獨子,名叫‘牛坤’,剛滿16周歲,目前在市區某中學讀初三。

        這所中學就是閆月菡所讀的中學,不過牛坤比閆月菡高一個年級。

        雖然不知道那牛坤在學校讀書的成績怎么樣,但是看著這一家子的資料,肖然感覺自己大概是明白了。

        這個牛坤,很可能就是謀害閆月菡的兇手。

        而他的父母、爺爺,極可能在發現牛坤的犯罪事實之后,對其進行了包庇……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