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神話版三國在線閱讀 - 第三千三百七十八章 未來已在手中

第三千三百七十八章 未來已在手中

        “家里的老人正在改良,現在基本認為這個方向是沒問題的,雖說還有一些其他的擔心,但也都在逐步推進。”相里季想了想說道,“最大的問題現在其實是電流輸出的問題,天地精氣轉電力這個,我們相里氏并不是很精通,準確的說材料都是王家幫忙選的。”

        實際上相里氏壓根就不是不精通電學,而是完全不懂電學,在相里氏的印象還停留在水利,風力,以及畜力,就算后來見識到了蒸汽機,乃至內燃機他們至少也有一個參考的對象。

        因為不管是蒸汽機,還是內燃機,相里氏都搞過同樣原理的東西,哪怕先秦年間因為密封技術的問題,他們搞不出來成品的這種東西,但蟠螭燈,也就是現代所稱的走馬燈,就原理而言是完全一致的。

        本質上這些玩的都是熱力制造空氣膨脹,令輪軸轉動的技術,故而相里氏看鄭渾等人造出來的蒸汽機沒有多少驚奇之感的原因就在于他們是懂這個東西,但他們解決不了密封的問題。

        然而會稽王家的玩法是相里氏完全沒有遇到過的,要不是看在王家搞出來的東西不需要任何外力能動,相里氏絕對連一枚銅板都不會給會稽王氏,對于相里氏而言,任何不需要外力能動的東西,都是值得研究的存在,而電學就是如此。

        會稽王家給相里氏演示了幾遍如何制作磁電動力旋轉之后,相里氏就將這東西快速給研制了出來,并且在制作磁線圈的時候技術比不懂機械的王家專業好幾條街。

        再加上這些人的技術其實是非常的完整,就差一個巨佬出來整合,而相里氏非常擅長技術整合,故而平穩的制造出來了這個東西。

        然而現在的問題就在這里,相里氏以前制造的東西,技術上相里氏是能說清的,結果這次他們制造了一個完全說不清技術原理的東西,反正研究這個的家族說是能動,我們做出來也能動,技術方面也沒有什么大問題,只是相里氏現在也有些頭疼。

        相里氏的老一輩現在還有些懵,啥,你家研究的是雷電,實際上我們現在使用的就是這種力量?你家好高端啊!

        等會稽王家卷了相里氏的資產走人之后,相里氏才趕緊翻簡書。

        實在是正常的家族,見到會稽王家這種畫風都有些驚,加之相里氏掛機時間太長,時間軸還停留在過去,得知會稽王家繼承的是電學,第一反應就是諸子之中有搞這個的嗎?哪家圣賢這么猛!

        畢竟相里氏的祖先一貫讓相里氏敬雷電而遠之,那是神明才能掌握的力量,可見到會稽王氏這么熟練的手法,相里氏的老一輩第一反應就是這是哪個圣賢又從神明手上摳了一塊,干的真是漂亮啊,早知道能強化機械,搞動力機,我們也應該去試試。

        相里氏,或者說相里氏的本體墨家,雖說是最理工的諸子之一,但墨家比其他的諸子更相信鬼神一些,明鬼這一篇雖說是辯證的看待問題,但不管怎么說墨家屬于認定鬼神存在的一類學說。

        不過墨家好的一點在于,墨家是信鬼神,但又窺視鬼神,認為某種力量是鬼神掌握的之后,不會像其他學派敬而遠之,而是先看看有沒有用,有用的話,看看能不能從鬼神手上弄過來。

        沒錯,墨家是打鬼神主意的,他們認定鬼神存在不是為了避開鬼神,而是為了將那些未知不解,被歸類到鬼神行列的玩意兒,變成自己的東西,所謂的神乎其技,鬼斧神工就是這么來的。

        然而,沒找到,自家簡書里面根本沒有記載,相比于其他家族可能會被秦始皇焚書波及,相里氏壓根不存在這個問題,始皇又不是胡亥個二貨,殺人震懾也是殺那些不干活搞事的,將相里氏燒了有毛用。

        故而相里氏家里的簡書還是很完整的,然而沒找到和電學有關的分支,可王家那副這就是老子家學的拽拽樣子,也不像是假的,相里氏的老一輩只能找其他人幫忙,然后確定這是王氏一百年前的某個巨佬祖宗搞出來的,相里氏只能拱手派人又去找王家。

        王家很大方的給相里氏抄了一份資料,結果相里氏發現看不懂。

        “王氏被我弄去搞雷亟臺了,用這個來增加糧食產量了。”陳曦想了想說道,“不過王家人應該還有不少,找他們借點人就行了。”

        對于相里氏的問題,陳曦也沒辦法,王家肯定不懂機械,相里氏肯定不懂電學,這倆玩意兒在之前根本沒有交叉的地方,甚至要不是王家沒錢跑去相里氏那邊化緣,現在雙方依舊是平行線。

        “還有其他問題嗎?這個木質外殼能不能換個別的?”陳曦指著木質的殼子說道,除了人他沒有以外,其他的想要的他都能提供。

        “這是王家建議的,他們說這個木質外殼是用來隔離電擊的,只要是干木頭,電不太強隔離起來很容易,電擊現在我們還沒搞明白,不過電一電也沒什么,不會要命的。”相里季點了點頭說道。

        陳曦有些尷尬,你們相里氏的人就這么粗暴嗎?電擊都不怕啊。

        “明年能生產多少,還有你們能培養多少制作這個的工匠。”既然其他的都不是問題,陳曦直接進入正題。

        “生產個幾百臺還是沒有問題的,可紫銅需求,滾軸需求,上下配套的標準件,這些都需要明年來做。”相里季無可奈何地說道。

        “銅這邊我們能解決,滾軸和滾珠的問題,只能靠你們了,配套標準件,我讓匠作監那邊和你們接洽,至于配套的設施,你們打算用來做什么?”陳曦深吸了一口氣說道,要什么給什么,普及問題先丟一旁,一臺動力機起碼相當于三五個成年勞力啊!生產一臺賺一臺。

        “大型化可能有點問題,我們家的長輩估計,這個東西出力可能存在上限,這個需要搞算數的給我們全部統計一遍,可能需要非常龐大的計算隊伍才行。”相里季有些糾結的說道。

        “趙君卿還活著沒?”陳曦毫無人性的對著賈詡說道,他們漢室最為優秀的計算人員,堪稱生物計算機存在的趙爽,借給你們用了。

        “之前算完了南部高架橋工程結構應力那些之后,最近正在休息期。”賈詡點了點頭說道。

        “借給你們用,他手下還有一批專業的數學人員,不行你們去找找甘家和石家,他們最近聽說是又瞎了,有時間搞算數了。”陳曦毫無節操的說道,這些巨佬們該拉出來用用了。

        動力機問題只要能解決,很多問題就不再是問題了,而且人力也能迅速的解放出來。

        不過光是想想將這玩意兒普及開來,陳曦就感覺頭大無比,就算現在所有人都看到這東西的好處,要普及也受限于專業人員的人數了,更何況相里季之前的話已經暗示了一部分這東西的制作難度。

        成本對于陳曦而言都是扯淡,更何況這東西完蛋了之后將材料回收,只要技術不出問題,能回收百分之九十的成本,再造一臺就是了,只是制作難度,也就是說有一部分東西還是需要手工打磨?

        陳曦沒有開口,相里季已經點頭了,“百分之七十,乃至百分之八十的東西是能靠這個東西做動力機,然后用車床制作出來的,軸承和滾珠,以及轉子的部分需要手工打磨。”

        “問個問題啊,手工打磨怎么保證精度一致?”陳曦問出來了自家非常好奇的一件事,他也明白滾珠是啥情況,這玩意兒在二十世紀都難免需要手工的部分,實際上哪怕是二十一世紀都很難保證正圓。

        “精度一致?”相里季不解的看著陳曦,“我家削出來的東西一致都是大小一樣啊,沒有精度不同這個概念啊。”

        “我的意思是你們怎么控制的?”陳曦嘆了口氣說道,他知道某些大匠自己拿工具削就能削出來合格的產品,問題是這個精度是怎么控制的,陳曦一直沒明白。

        “感覺啊,摸一下就知道了。”相里季理所當然的說道,“我就能做到啊,我們家是個成年人就能做到啊。”

        陳曦沉默了一會兒,這天沒辦法聊了。

        “滾珠你們手動削嗎?”陳曦換了一個話題。

        “這倒不是,我們將長條形的鋼材切斷,然后放到我們做的半球模具里面,用特制的帶半球的水力鍛造機,壓下去就好了。”相里季隨口說道,隨后頗為苦澀,“可接下來才是大問題,這一步之后去掉毛刺在正常人看來就已經很圓了,但在我們這邊還不夠。”

        “辛苦你們了。”陳曦嘴角抽搐的說道。

        不夠圓,那就很容易磨損,用不了幾天就廢掉,而要夠圓,就能用上半年,而夠圓是什么鬼概念呢?后世用精磨機慢慢來,然后光學儀器自動篩選,這個時代只能用手了,這個確實是要命的操作。

        “也就是說,你們能生產多少這玩意兒,其實主要看能制作多少滾珠?”陳曦嘆了口氣說道,他也明白是什么情況了。

        “這個我們正在想辦法規避,沒有珠子我們也可以用其他傳動方式,但總體確實是有些受限。”相里季沒有否認這一事實,“不過遲早都能解決,我們不行還可以找找其他人。”

        “有什么需求隨時來找就是,動力機能生產多少,生產多少吧,如果量不多我就先拿去紡織廠。”陳曦非常鄭重的叮囑道,這可是真正意義上關乎文明進程的神器了。

        “制作好的已經送過來了,一共十四臺。”相里季平淡的說道。

        “一臺多錢?”陳曦隨口詢問道。

        相里季一頭霧水,沒反應過來陳曦問的是什么問題,直到陳曦再次追問,相里季也沒反應過來,這不本來就是生產給國家的嗎?廠礦不也是國家的嗎?我家在里面收錢嗎?錢不是每年撥款嗎?

        我們相里氏給秦國干活的時候不都是這樣嗎,我們當年生產了幾萬的弩機,也沒有收過大秦的錢啊,材料什么的都不是你們撥過來的嗎?我們需要收錢嗎?我們難道不是拿俸祿,吃公糧的嗎?

        相里季從政院這邊走的時候,拿著兩千萬錢的錢票一頭霧水,為什么要給自己發錢,相里季最后還是沒明白,然后拿兩千萬錢又購買了一批銅線回去搞大型電動機的研究去了。

        長安這地方,相里氏沒事根本不會來,庸庸擾擾的,不適合用來搞研究,相里氏印象中搞研究的好地方就是那種荒郊野外,一般沒人來,外圍駐扎著一個軍團,出入都要審核,確定姓名和身份,吃飯都在有人管理的地方。

        嗯,當年大秦就是這么對待他們的,誰讓他們掌握的技術太過兇猛,而現在陳曦也尋思著需要加強一下相里氏的護衛規模了,貌似國營廠礦自帶的安保對于這個家族來說有點不夠了。

        “確實是厲害。”相里季離開之后,賈詡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靠著本身的精神天賦,賈詡清楚的看到了這東西所能帶來的巨大的變革,這是真正能驅動一整個文明的神器。

        “是啊,我都沒有想到相里氏能做出來這種東西。”陳曦頗為感慨的說道,“哪怕現在還受限于技術,普及推廣頗為困難,甚至可能需要近百年才能徹底推廣開來,但這東西真的是正確的方向了。”

        對于鄭渾和馬鈞等人做出來的天地精氣-蒸汽動力機,陳曦一貫的看法都是方向對了,但是沒有辦法推廣,而現在相里氏的成果,那是真正能推廣,能普及的技術路線。

        “不急,我們都還有時間,慢慢來吧。”賈詡看著那個數尺見方的小盒子,一臉的敬服,這是真正的神器。

        “是啊,這確實是祥瑞,讓記錄備案一下吧。”話說間陳曦蹲下身子摸了一下,一個顫抖,頭發直接炸開。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