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永夜君王在線閱讀 - 章五二 后悔嗎?

章五二 后悔嗎?

        猶豫僅僅是片刻,然而千夜心中卻似已跨越千年。他抬頭,頭頂是燦燦星空,浩瀚蒼穹,隱隱有陸塊在夜天中緩緩滑過,將影子映在千夜的臉上。

        這世間是如此空曠,那些星辰都已寂寞萬古,何況小小生靈?

        千夜心中一片空白,打開盒子,將瓷瓶里的鏡水滌生緩緩倒了進去。

        如凝乳般的藥液一觸到食夢蟲王,立刻被全部吸收。原本不知是死是活的食夢蟲王竟發出如悅耳歌聲般的鳴叫,軀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轉眼間這個盒子都要裝不下它了。

        食夢蟲王似有靈性,知道盒外的空間對它生存不利,堪堪塞滿盒子就不再生長,又沉沉睡去。在吸收了鏡水滌生后,它的身體時時流溢著如彩虹般的絢爛色彩,牢牢吸引人的目光,讓人無法轉移視線。

        看得稍久,千夜都感覺有些眩暈,于是移開了視線。連千夜都是如此,若是換了其他人,恐怕靈魂都有可能被食夢蟲王給吸進去。如果把它放到任何一座城市中,那絕對會是一場災難。即使戰將都難以逃脫它的靈魂牽引。

        吸收了鏡水滌生的食夢蟲王,完全脫胎換骨,已然成為另一個層次的生命。

        千夜將盒蓋扣好,隔絕了食夢蟲王的氣息,微微眩暈的感覺才消失。不過此刻盒子周圍時時仍會幻化出道道彩虹,顯然是無法完全隔絕食夢蟲王的氣息。每多耽擱一會,食夢蟲王的效用就會減弱一分。

        于是千夜倏地起身,一躍而起,在夜色中迅速遠去。

        等他身影消失,姬天晴又出現在動力塔頂,遙望著他離去的方向,默然不語。宋子寧也隨之出現,與她并肩而立。

        “他會恨我吧?”姬天晴忽然問。

        宋子寧搖頭,輕嘆道:“不會,千夜很聰明,知道自己應該怎么做。他真正決定的事情,無論是誰都左右不了他。”

        “希望是這樣......你說,他現在是以什么樣的心情去的呢?”

        這個問題讓宋子寧一呆,片刻后方苦笑,緩緩地說:“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姬天晴突然一把抓住宋子寧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惡狠狠地道:“你不想知道?不想知道還讓我做這件事。好人都你做,壞人都我來當,是不是?”

        宋子寧忙高舉雙手,示意投降,“大小姐,有話好好說,休要動粗......哎喲!!”

        姬天晴可不想和他有話好好說,直接一拳轟在他腹部。這一拳力道不大,可是發力極巧,一拳轟散宋子寧護體原力,差點把他的晚飯都給轟出來。

        “停,停!再不停我可要還手,啊不,是投降了!”不愧是七少,也只有他能把投降說得這么冠冕堂皇。

        姬天晴哼了一聲,一把將宋子寧拋在地上,冷道:“你當初找我過來,打的什么主意我很清楚。你覺得會有成功可能嗎?而現在你又要做這件事,真弄不懂你怎么想的。”

        宋子寧理了理衣服,苦笑道:“好吧,我把你騙來,確實是存了私心。如果說我有什么用心,也只有一個目的,我不想今后幾百年甚至是一千年,千夜就只能這么遠遠地看著她。早點了斷,對他是件好事。”

        “你對他倒是真好。”

        “他對我也不錯。”

        “狐朋狗友,臭味相投!”姬天晴下了結論。

        僅僅是輕松了幾句,氣氛就又變得凝重起來。

        沉默許久,姬天晴忽然問:“你說,他還會回來嗎?”

        “會。”宋子寧肯定地道。

        “那你還擔心什么?”

        “我擔心,他回來后,就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姬天晴皺眉,說:“你不是號稱能推衍天機嗎?干嘛不算一算?”

        “你的天機術也不差,為什么不是你算?”

        “我又不傻!”

        “你覺得我傻嗎?”

        說到這里,兩人忽然同時嘆息一聲,然后互望一眼,均覺詫異。不過接下來,兩人都是哼了一聲,然后各奔東西。

        此刻東海大地在千夜腳下飛逝而過,他跨越山區,飛渡河流,攀登險峰,橫穿虛空風暴。天方黎明時分,千夜已經來到陸塊邊緣,那艘墜毀的公爵座艦外。

        此刻原本斜插地面的座艦已經改為平放地面,許多破損處也有了修補的痕跡。

        千夜一路狂奔而來,到了這時并沒有放緩速度,也未收斂氣息,血族侯爵有所感應,從一處缺損里鉆了出來,向千夜揮手招呼:“你來了!”

        侯爵的態度明顯比上一次熱情了許多。不是恭敬,而是熱情。想來這段時間,他一個人悶頭修船,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確實給憋壞了。

        千夜向他點了點頭,問:“夜瞳在嗎?”

        血族侯爵攤手,“大人還是老樣子,我這段時間也沒有見過她。不過她應該就在里面,你自己進去吧。”

        千夜猶豫了一下,取出裝有食夢蟲王的盒子,遞給侯爵,說:“把這個替我交給她,我就不進去了。”

        侯爵一怔,并未去接,而是道:“怎么說你都有五分鐘呢!還是進去吧。”

        侯爵亦是聰明人,知道千夜和夜瞳關系獨特,哪肯在其中插手,躲都來不及。所以不管千夜怎么說,他就是不肯接手,堅持讓千夜自己去送。

        就在這時,夜瞳那獨有的既柔和又冰冷的聲音在二人耳邊響起:“進來。”

        千夜又是猶豫,最后苦笑,走進了戰艦。

        夜瞳依舊飄浮在戰艦大廳中,雙臂環繞,和上次相見時一模一樣。

        千夜走進大廳,將盒子遞了過去,說:“這是給你的。”

        夜瞳雙眼微開,視線落在千夜手中的盒子上。就在這時,小盒忽然虹光大作,竟在大廳的血色中映出數道彩虹!

        盒蓋猛地彈開,食夢蟲王從盒內沖出,疾向大廳門口飛去。它似是感覺到了滅頂之災,不斷發出嚶嚶的悲慘鳴叫,宛若啼哭。聽了它的叫聲,千夜忽覺強烈不忍,竟有種將它放走的沖動。

        不過食夢蟲王能夠影響到千夜,怎么可能影響得了現在的夜瞳。夜瞳口/唇微張,一道血線射出,就將食夢蟲王纏了個結結實實,將它牢牢定在半空,絲毫難動。

        “這是你給我的?”夜瞳的聲音中隱約透著種說不出的意味。

        “是。”到了這個時候,千夜反而坦然了。

        “你居然懂得如何激發它的潛力,實在讓我驚訝。現在它的效力,至少相當于三只普通的食夢蟲王。居然送我這個,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對你有好處。”千夜毫無表情地道。

        “就這樣?”

        “就這樣。”

        夜瞳雙眼微開,看了千夜一眼,淡道:“好,既然這樣,那我就收下了。你別后悔就好。”

        “我......不后悔。”

        夜瞳張口輕輕一吸,一道絢爛虹光就從食夢蟲王中射出,沒入她的口中。

        食夢蟲王一聲哀鳴,忽然失去了活動能力,落在地上,竟摔成了飛灰。

        而吸食了虹光后,夜瞳忽然變得倦意十足,雙眼緩緩閉上,說:“我累了。”

        千夜點頭,默默地離開了大廳。無數血氣交錯而來,在他身后,把大廳廳門封死。

        千夜無須回頭,也能感知到身后情況。

        走出戰艦時,侯爵正站在戰艦甲板上,修補那里的破損。他向千夜揮了揮手,就算打過了招呼。千夜勉強笑笑,然后加快腳步,匆匆離開了這里。

        此時此刻,千夜心中始終徘徊著一個問題,這樣做,真的不后悔嗎?

        沒有答案。

        千夜并沒有立刻返回南青,而是在山野中漫無目的的走著,有時孤立在絕峰之巔,有時獨坐在溪流之畔。就像失去了意識,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要做什么。

        直到有一天,他忽然省覺,才發現竟已不知不覺的游走了七八日。這些天中,一直在陸塊邊緣的山脈游蕩,也許只有這里那破敗毀滅的氣息能夠讓他安靜下來。

        千夜如一夢初醒,離開了陸塊邊緣,開始返回南青城。

        南青城內依舊繁榮熱鬧,甚至比千夜離開時還要熱鬧幾分。許多商行開始擇選地塊,規劃著修建新的工坊。宋子寧又在南青城內劃出專門的區域,供鼓勵行業的工坊使用。

        此刻宋子寧幾乎就相當于南青城的代城主,而紀瑞始終不曾出面,既不支持,也不反對。

        紀瑞的態度相當奇特,不過據從城主府內流出來的消息,紀瑞現在對宋子寧和暗火的態度已不是初時那樣抵觸。因為在建設和規劃方展這方面,宋子寧展現的手段還要在紀瑞之上,而且南青城繁榮了,新建商行工坊的稅還是要交給紀瑞的。

        商行們爭搶規劃土地的行動相當迅速,不過規劃工坊的速度就明顯放緩。所以人都在等待,等待著狼王的報復。只要看到了這個結果,他們才敢放心大膽的投資。

        雖然中立之地的規矩,哪怕南青城易主,新城主也不能隨意掠奪商行的資產。不過狼王素來不太遵守規矩,所以商行主事們也都在觀望。萬一千夜等人不敵狼王,他們的損失也能小些。

        當千夜返回時,卻意外發現姬天晴和宋子寧都不知去向。只見兩人給千夜留了封信,上面只有簡單幾句話:

        “回來后好好看家,不要亂跑!”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