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永夜君王在線閱讀 - 章十 劫貨

章十 劫貨

        一輛輛重載卡車開到貨運飛艇旁,司機和隨車的工人將一個個貨箱從車上搬下。青月帶著幾名高胡戰士一個個開箱檢視,見貨箱內確實是動力帆組件,且品質符合要求,才準許運上飛艇。

        動力帆十分龐大,一面最大規模的動力帆分拆開來,這些一米見方的貨箱要裝上十幾箱。一輛重載卡車也就能裝得下兩片動力帆。青月堅持要開箱檢查,是以這個過程就很慢了,哪怕有高胡族人在旁邊協助,也要花上幾個小時。

        運貨的商人們倒沒有不耐煩,只是站在一邊靜候著。在中立之地,當面檢查貨物是應有之義,這里可沒有什么信譽可言。大宗商品交易時,當場翻臉搶貨的事情時有發生。

        不過這次交易南青城主占了大頭,有他作背書,那些小軍火商沒人敢玩花樣。盡管如此,紀瑞依舊派出整整四卡車的精銳戰士護送車隊。

        千夜作為接貨的另一方,敢搶他的東西就行同自己找死。解散的疾風之怒就是明證。而且千夜現在也打出了名聲,誰都知道他心狠手辣,報復起來無盡無休,直到趕盡殺絕為止。

        是以貨物價值數十萬,交接過程中都沒出什么差錯。

        只是在人群中,有一個人靜靜觀察了一會交接過程,便悄悄潛出了小鎮,來到遠方高地,激活了一個原力陣列。在原力陣列核心處,立刻有強烈光芒閃爍,但只有在空中才能看得見。

        在遠方高處,接近虛空的位置,三艘帝國戰艦正停在空中,滿身殺氣。

        盧掃北站在舷窗處,面無表情地眺望著遠方的陸塊。此刻在陸塊上,有微弱光芒在不停閃爍。這閃爍光芒亦是一種傳訊手段,可以通過長短以及頻率來傳遞消息。

        盧掃北靜靜看著,直到閃光結束,回頭道:“大約三小時后交易結束,貨船會起飛。目前還不清楚千夜在不在船上,至少交易現場沒有露面。”

        “那我們是追蹤那艘貨船,還是先擊墜?”

        盧掃北哼了一聲,不滿地瞪了手下一眼,道:“一艘破船有什么價值?千夜才是核心!只要拿下他的人頭,升遷指日可待,我們再也不用在這個見鬼的地方受罪。傳令,讓另外兩艘戰艦跟隨旗艦行動,跟蹤貨船。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開火,不許暴露。”

        此刻在小鎮外,漫長的驗貨過程終于結束,工人和戰士們開始將貨箱一一搬上貨船。而青月則命令人從貨船上抬下一個大箱子,放在劉元西面前。

        劉元西打開箱子一看,里面全是碼放得整整齊齊的黑晶,頓時呼吸都有些粗重,變得急促起來。

        他趕緊蓋好箱蓋,示意手下抬到車上去,然后滿臉笑容地施禮道:“貨款兩清,祝小姐回程一路平安。”

        青月道了謝,和族人登上了貨船。

        老舊的引擎發出粗重轟鳴,白色的蒸汽混雜在滾滾黑煙中,噴向周圍。貨運飛船顫抖著,隨著引擎功率加大,顫抖越來越厲害。終于,它搖晃著離開了地面,可是不知從哪里發出咯吱響聲,讓人擔心下一刻它會不會就在空中解體。

        不過這艘貨船就和中立之地其它機械一樣,樣式過時、老舊且性能不佳,卻唯獨結實抗造,它緩慢地攀上空中,搖搖欲墜卻就是不肯掉下來。等到升到數百米,就如一頭剛睡醒的巨獸一般,笨拙地轉向,飛向東海。

        貨船緩慢飛行,后面拖著一道長長蒸汽與黑煙混合的尾跡,久久不散,極易追蹤。

        隱藏在高空中的盧掃北等人,看到只憑目力就能夠追蹤到貨船的尾跡,頓時放下心事。要是這樣也能讓貨船溜掉,他們都可以一頭撞死了惟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貨船開的實在太慢,跟蹤它實在是考驗耐心。

        貨船甲板上,一名高胡戰士抱著巨大的望遠鏡,不斷在周圍空間中仔細搜索著。他忽然臉色一變,在鏡頭視野中捕捉到了一點不尋常的反光。他瞄向閃光方向,不斷調整著望遠鏡的視界模式,仔細搜巡。

        這個望遠鏡碩大而粗獷,上面纏著兼有保護和偽裝作用的布條,是典型的高胡風格。它或許比不上帝國高等級望遠鏡的功能強大,但是在中立之地卻已是頂級貨色。帝國多功能望遠鏡在這里用不了一個月,就會損壞。

        連續調整數次,并精心選擇角度后,在望遠鏡的視界中終于出現了三個隱約的影子。雖然只能看到大致輪廓,不過已經足以讓這名高胡戰士有所判斷。

        他收起望遠鏡,迅速沖進控制室,道:“尊敬的戰女,在外空有三艘戰艦一直在跟蹤我們。它們的性能相當出色,在空中我們根本不是對手。我建議,現在緊急降落,在地面上解決他們!”

        青月神色淡然,好像并不擔心的樣子,道:“現在降落已經來不及了,而且也沒有必要。我們沿著既定航線往前飛,千夜大人會來接應我們的。”

        那名高胡戰士面有憂色,“可是......那三艘戰艦很不一般。其中有一艘很可能是驅逐艦。這樣大的浮空戰艦可不多見,千夜大人就算及時趕到,恐怕也難以對付三艘戰艦吧?”

        “你們看著就是。”

        青月已經有了決定,高胡戰士就不再多說。不過指揮艙內所有高胡人神情都很凝重,他們經年在戰場上廝殺,艦隊戰即使沒經歷過,至少也看到過。因此他們都很清楚,這艘不堪一擊的破舊貨船根本經不起哪怕是主炮的一次齊射。而帝國戰艦喜歡使用的大威力弩炮,更是一發就可以將這艘貨船凌空打爆。

        青月并未解釋,只是站在舷窗前,眺望著遠方無盡的虛空。

        在茫茫東海上,這艘貨船在不疾不徐地緩慢前進。后方高空處,三艘帝國戰艦也尾隨著它來到了海上。

        東海是著名的兇地,海中兇獸戰力強大,性情兇猛,而且不乏有可以短時間內沖上空中的巨獸。不過帝國戰艦飛得很高,海中兇獸根本到不了這個高度。反而下方的貨船倒有些危險。

        青月面無表情,心中卻在疑惑千夜打算用什么方式來解決三艘帝國戰艦。此次雖然她預料到會有麻煩,可是也沒想到帝國居然一次性派出三艘戰艦。這樣的實力,恐怕帝國在中立之地全部隱藏實力的一小半,都已經拿出來了。

        此刻帝**艦指揮室內,氣氛頗為輕松。有人就打趣道:“聽說這東海里藏著極厲害的巨獸,就連飛越也不安全。我們不會被巨獸一口吞了吧?”

        這個笑話并不好笑,指揮室里卻響起一片夸張的笑聲。跟蹤一艘慢如蝸牛的貨船實在是太無聊了,枯燥的航程中總要找些樂子。

        吳掃北皺了皺眉,但沒有說什么。他感覺氣氛有些不太對勁,指揮室里并不只有輕松,還夾雜著一些莫名的緊張。那些哈哈大笑的軍官,心里其實都是在害怕著什么,才會笑得如此夸張。

        吳掃北很清楚同僚下屬們在害怕什么,他們害怕千夜。

        從鐵幕血戰,到浮陸之戰,到與魔女對決,再到突襲軍部據點,以及在中立之地擊潰疾風之怒,千夜的戰績簡直是不可思議。如果忽略他的原力等級,只看實際戰績的話,那么這三艘軍艦上的人加在一起,或許都不是千夜的對手。

        盧掃北選擇了空中決戰,正是以已之長擊敵之短。可是真正強者都有短時間浮空突擊的能力,千夜似乎格外擅長。一旦沒能夠截住他,被他成功登艦,那絕對是一場災難。

        想到這里,盧掃北忽然心跳加速,胸口發悶,感覺十分不舒服。如果千夜真的登艦,那該怎么辦?

        這個問題如一根魚骨,橫在喉頭,怎么都咽不下去。

        就在這時,盧掃北忽然感覺眼前似乎變得暗了些,就如同天陰了一樣。

        可是戰艦此刻飛在虛空邊界,所有云層都該在下方。而且今日東海上一片晴空,根本沒有浮云。

        “天怎么陰了?”有人也覺察到了異常,嘟噥著。

        盧掃北心中忽然一震,抬頭望去,正看到一片巨大的陰影不知何時出現,此刻正飄浮在整個艦隊的上空!

        “天哪,那,那是什么?”其它軍官也看到了這片陰影,心中劇震,緊張到聲音都在顫抖。

        眼力最強的一名軍官忽然失聲驚呼:“巨獸!那是巨獸!怎么會有這么大的巨獸,難道是虛空巨獸?”

        此刻盧掃北呆呆地看著空中,已經驚訝到說不出話來。

        陰影迅速擴大,將整個艦隊都籠罩在內。本是寧靜的高空中突然起了卷起了猛烈的風暴,虛空原力都在狂暴不安地燥動著,三艘帝國戰艦如同航行在充斥著暴風雨的海面上,隨著一陣一陣猛烈的沖擊不斷起伏顛簸。

        這時所有人都看到,一頭大到不可思議的竜獸正從天而降,狠狠壓向艦隊!

        盧掃北突然全身一震,他注意到,在那虛空巨獸的頭頂,千夜正站在那里。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