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冥界追憶錄在線閱讀 - 第三百六十三章 126章 幕后的驚變

第三百六十三章 126章 幕后的驚變

        第三百六十三章126章幕后的驚變

        翌日清晨,天穹上的皎潔月光已然退去,細碎的金光自葉片間灑落,妙空門也漸漸熱鬧了起來。

        在門派中一處寬廣的盆地間,滿心期待的弟子們早已等候多時。

        待陽光將大地溫暖之時,掌門、長老們才姍姍來遲。

        紅繁妙空帶著滿臉的笑容看向四周的弟子,揮手開啟了陣法,頓時,寬廣的盆地中伴隨著隆隆的轟響,升起了一座座懸浮的擂臺。

        “現在,令牌亮起金光的弟子上擂臺等候,一刻鐘后未能到場的弟子視為放棄參賽資格。”

        紅繁妙空的聲音在整座盆地中回蕩,一個個腰間閃耀著金光的弟子紛紛飛入了擂臺之上。

        這些擂臺也并不是粗制濫造、臨時趕工建造的,當弟子們站在擂臺上時,才能感知到擂臺的異常。

        在外人看來不過百余米邊長的擂臺,在參賽弟子的眼中已經超過了千米的距離。

        當然弟子們早已經習慣了這些變化,只有今年新入門的弟子才會發出驚訝的感嘆。

        很快,一刻鐘的時間轉瞬即逝,擂臺上也爆發了激烈的戰斗。

        高臺上的長老們紛紛點評、爭論著自己欣賞的弟子的戰斗,不過倒是沒有出現爭得面紅耳赤的情況,反倒是風涼話說的不少。

        “云落還是沒來嗎?”亂糟糟的氣氛中,一名鶴發童顏的老者看了眼旁邊空蕩蕩的座椅輕嘆一聲。

        “回太上長老,師尊今日沒有出門。”石椅后,董升上前一步,恭敬的對著太上長老師元樽解釋道。

        “他還是想不開啊……哎,算了。”太上長老師元樽搖搖頭,眼中卻同樣有著悲傷。

        董升見狀沉默的退回原位,心中傷感。

        隔了幾個座位,墓心中躥過一道莫名的預感,他看向心不在焉的師元樽和那道空著的石椅。

        懸浮的高臺下,一座座擂臺上的妙空門人打得有聲有色,靈氣涌動帶起各種炫彩,讓新入門的弟子們心生向往。

        但這對墓來說卻有些無聊。

        “你們看吧,我先走了。”墓轉頭對韋恩、希拉和封父舜華說道。

        “哦,你去吧……打他,打他,哎就差一拳,可惜了!”希拉無所謂的點點頭,目光集中在了一處打的最為精彩的擂臺上。

        “回見。”封父舜華和韋恩同樣心不在焉的點頭道。

        “隱。”墓的身影憑空消失,無人可以知曉他的行蹤。

        尋著冥冥之中的感應,墓飛向天空,跟隨心中的指引向前飛去。

        越過了兩座巍峨的山峰,墓終于落在了一處桃花林中,看著前方的草地若有所思。

        “果然……死灰復燃了嗎。”墓抬腳碾碎了那株漆黑的小草,從那尸骨無存的小草中,竟然飄出了一道漆黑的霧氣。

        “嘖,還是讓它跑了。”墓抬頭四處張望,右眼的血色瞳孔光華四射,卻依然無法探尋到絲毫蹤跡。

        無奈的蹙了蹙眉,墓向著吵鬧的比賽場地飛了回去。

        在墓離開后不久,昨夜,那團與鐘云落密談了半夜的黑霧悄然浮現,它嘶啞的大笑著,好半天才消失不見。

        ……

        比賽一直持續半夜,并沒有因為夜幕的降臨而暫停,直到最后只剩下十六人時,紅繁妙空才叫停了比賽。

        “好好休息一下,明日再戰。”聲音回響在一座座擂臺間,弟子們紛紛恭敬的回應著。

        同時,篆刻在盆地的陣法也被激發,道道金光沒入弟子們的體內,瞬間,弟子們身上的原本猙獰的傷痕完全愈合,就連精神也恢復了不少。

        過了一會,金光淡去,絕大部分的弟子卻就地盤膝坐下,并沒有回到住處,新入門的弟子也有樣學樣的盤膝坐下,沒一會盆地恢復了寂靜。

        霍穩躺在地上,看向繁星點綴的夜空,漸漸陷入了沉眠,他的身后,紅繁妙空的身影漸漸離去。

        ……

        門內大比第二日,蒼穹上的天陽已經亮的刺目,比賽卻仍未繼續。

        “老大,怎么還不開始啊?”東方樾右手支在膝蓋上,托著臉看向霍穩,問道。

        “門內大比,第二日,門派大比。”霍穩將口中的肉塊咽下,滿嘴油光的說道。

        “門派大比……還有其他門派來?”東方樾的腦袋終于好用一回,詫異的說道。

        就在東方樾詫異后的瞬間,一座浮山飄到了盆地的邊界,停了下來。

        然后,飛魚、飛劍、山河圖,各種稀奇古怪的巨大飛舟包圍了盆地。

        這時,紅繁妙空再次現身,依然滿臉的笑容。

        陣法開啟,盆地中伴隨著隆隆的轟響,同昨日一般升起了一座座懸浮的擂臺。

        “比賽繼續,令牌亮起金光的弟子上擂臺等候,一刻鐘后未能到場的弟子視為放棄參賽資格。”

        聲音在整座盆地中回蕩,不僅僅是妙空門人,就連那一座座飛舟上,一個個腰間閃耀著金光的人影同樣飛入了擂臺之上。

        “紅繁掌門,恭喜,恭喜。”山河圖上,幾道人影飛向了高高的看臺上,對著紅繁妙空拱手道。

        “云蓮掌門,許久不見。”紅繁妙空對著那人微笑道。

        “恭喜了,紅繁道友。”空中樓船上飛下幾名老道。

        “云渺道友,許久不見。”

        “紅繁,許久不見。”

        “紅繁……”

        ……

        此起彼伏的道喜聲甚至壓制了盆地內弟子們的吵鬧聲。

        “比賽開始!”一刻鐘的時間過去,擂臺上開啟了戰斗。

        同昨日一般,高臺上的長老們依然在點評、爭論著,不過風涼話的目標卻變成了其他的門派,而各個門派也毫不示弱的反駁了回去。

        “云落沒來嗎?”妙空門太上長老師元樽,看看旁邊空蕩蕩的座椅輕嘆一聲。

        “回太上長老,師尊今日,依然沒有出門。”董升如昨日一般恭敬的對著太上長老師元樽解釋道。

        “哎,算了。”師元樽搖搖頭,眼中有著悲傷。

        ……

        比賽如火如荼,擂臺上的弟子你一刀我一劍,你放火球我施道法,氣氛較之昨日更為激烈。

        而墓的座椅卻從一早便空空蕩蕩。

        ……

        桃花林外,黑色的霧氣對著身前的鐘云落誘惑著,他十分欣賞著這名心中充斥著暴虐的“棋子”,并不打算讓他只是成為一次性的道具。

        “終焉終會到來,這一天并不會遠,為什么不去試著期待呢,期待毀滅、期待滅亡。”自稱為終焉審判的黑霧對著鐘云落蠱惑道。

        那嘶啞的聲音中充斥著詭異的力量,若是普通人聽到,便會當即……

        “別扯那些廢話,已經完成了嗎?”鐘云落絲毫不為所動,他滿臉冷漠的說道。

        “差不多了……”黑霧嘶啞的笑了笑,接著說道:“而且,你也用不到了。”

        “是嗎,卸磨殺驢?”鐘云落依然毫不畏懼。

        “差不多吧。”在鐘云落詫異的目光中,黑霧竟然沒有出手,而是極速的消散一空。

        不過他并沒有放松,銳利的目光在掃視著四周。

        “被逃了啊?”

        同鐘云落一樣冷漠的聲音響起,讓他不敬全身汗毛乍起。

        旋身右轉,火焰包裹的右手成爪匆匆甩身后,同時滾向一旁。

        咔嚓!

        火焰利爪將一面說不出色彩的通透盾牌抓出裂痕。

        撐地起身,鐘云落雙手合起,火焰在手中匯聚,一柄巨大的,厚重如同砍刀般的巨劍對著現形的墓狠狠劈下。

        鏘!

        巨劍掠出一道火刃飛向墓的身體,卻被那殘破的盾牌再次擋住,不過盾牌也隨之破碎,同歸于盡。

        “不先說說嗎?”墓冰寒的眼神看向鐘云落,見他沒有絲毫停頓,火炎的巨劍再次劈來。

        “化形!”龍的白骨自體內延伸,兩對龍翼揮舞,風暴吹偏了火刃的方向,骨尾將敵人抽飛。

        “塵·武裝·骸骨·灰燼龍鎧!”

        漆黑的氣息在墓的身下點燃,煙塵升騰向上揚起,迅速的籠罩了墓的身軀。

        十指覆蓋著的鎧甲恍若龍爪,全身包裹著冒著灰燼火星的漆黑甲胄,裝甲是黑、白二色交織,反射著冷光,猙獰的頭盔好似咆哮的龍首,一對尖角向后延伸。

        似霧似幻的灰色塵霧,像是一條似虛似幻的披風包裹了全身。

        白青交雜的長發束成馬尾,在兩角之間穿過,白底黑紋的面甲附在了白鱗之上,遮掩了俊美的容顏,靈動的雙眼處,兩朵紫色火焰靜靜燃燒,右眼中,紫焰中帶著濃郁的赤芒。

        細密如龍鱗般的突起遍布,小臂、小腿處延伸著白色利刃,手肘、膝部關節處有著鋒銳的尖刺,背后三對巨大的龍翼與搖擺的骨尾上綻放這混沌的色彩。

        胸口的正中,一環巴掌大的晶石圓環在不斷地旋轉,上面有著七個孔洞,兩個孔洞分別鑲嵌著火紅與銀白的菱形寶石。

        “那團黑霧是什么東西?”鐘云落自地上爬起,面色冷漠的問道。

        “你不知道?”墓凌空站立,有些詫異看向鐘云落,搖了搖頭,解釋道。

        “那是墮化生物,信仰虛滅的雜種。”

        (忽悠無止境,待續……)

555580com白小姐中特网